椰涛都会低语--写给sy


我蛰伏在“银河”(Sungai  Perak)下游区,这里荡着典型的蕉风椰雨风情。昂首,总会看见椰涛低语,它们说什么无从知晓,但打从幼时就对风过椰林的画面有着刻骨铭心的情愫。


我不习惯大城的熙攘纷扰,不喜欢那里的人声鼎沸,这些都是我驻守老乡的因素。过往,我经常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所以一路走来老是跌跌撞撞的,却因为相对投入而活得自在些。如今,我尝试反将自己一军,把复杂的东西弄简单些,结果却不尽人意。


我勇于面对孤寂,但有时候会害怕。我很介意青春日渐萎缩,却毫无办法不让华发丛生。去年的那场病痛,我体悟到的,竟然是存在和消失似乎是相等的,只是我心怀些许的不甘心。


后来渐渐释怀了,还放任自己去寻找快乐。其实快乐与否倒无所谓,但我找不到可以谈心的对象。跟朋友在一起都是吃吃喝喝,生活和工作让人累,看书谈文学根本不是一道菜。这样算简单对吧,可我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因此我特别怀念在砂州的那截岁月,虽然家在遥远那一端,有乡思却闹不出病来。那时候啊,我活得自在,笑容也特别自然,写起文章也顺畅。


也不仅仅是心脏出了点问题,现在的我才感觉别扭。我还得为生活忙碌,为自己犯的过错付出代价。我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哪个人不是起起落落?说句真话,我不舍得让好朋友为我担心。因此暂时的沉默完全必要。河水混浊了总得沉淀一下,才会清澈,思绪如是。


我不照顾好自己,大概也没有人会主动跑来向我请缨,所以放心,我有必要善待自己,而且绝对会那么做。看那椰树都善于笑对风雨,我要做个好学生,认真效仿它们。

1 則迴響於《椰涛都会低语--写给sy

  1. 我的童年和上半部的少年在椰林度过,砂州也给了我不能销毁的记忆。为什么我们会走失?因为被吸引的风景不一样了。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也有许多抉择想更改。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只好看开接纳。
    我是让自己重拾童真,成功抛开愁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