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塔之下的住院手记

我始终没松绑窗帘,因为喜欢让银白色的峰塔贴在玻璃窗上。

偶尔会感觉躺着的不是病床,倒像是休假来着。唯等待总是如斯漫长,会有一点点的心神恍惚,一丝丝的不知所措。于是电视遥控器成了我把玩的东西,接连转换着
频道,看不下去的时候,就翻阅从大厅借来的钓鱼杂志,竟然还有一本中文版的小叮当可以让我读着得开心,仿佛温习着年少的心情。

护士小姐除了例行公事帮我量血压、体温、做ECG、抽血、送药之外,就很少进来。微笑是她们的徽章,总自然地流露着彬彬有礼。间中还有个问我怎么不见我的家人守在一旁,勾起了丁点的凄凉,我回应说我能照顾自己,心里却有点酸酸的。

再次来到IJN(国家心脏中心),我已经没有上一回那么迷茫。我不再向友好发信息说我将动手术,让他们担心,或跑来看我。就连被推进手术房时,我已能用平静替代忐忑,还跟护士小姐有说有笑的。

手术房里,让我感到不适的就是超冷。然而医生体贴的话语把冻僵驱走了。通血管的过程难免会有疼痛,但此番我感觉比上一次好多了。手术十分顺利,不到一句钟就大功告成。由于大腿还会流血,所以我得躺在床上六小时,护士还找来沙包压着我的右腿,摆明要让我不得动弹。

那六小时还真难熬。我平躺着把一顿饭吃完,然后一直换频道看电视,还不时盯着壁上的时钟。光阴是个顽皮的小孩,时而让我们觉得不够使用,时而又以龟速的攀
爬让人焦虑。好不容易捱完六个小时,我体悟了自由飞翔的感觉,换上衣裤四下走动。我去看人,
去看摊位摆卖着什么。突然感觉这里不像是白色巨塔,反而更似一座商业大楼。

第三天,院方就催我回家了。我临走时,看见高峰塔依然巍巍地钉在窗叶外,心里还真的有点舍不得。

8 則迴響於《峰塔之下的住院手记

    • 上个星期四就回到老乡了。

      我会留心,当然得按时吃药。现在做深呼吸时,顺畅多了。手术过程很顺利,恢复得也很快。

      现在是学校假期,正好可以静心休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