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

老乡没有高楼,但是老乡还有报纸。

报纸一摊开,老是坠楼的新闻。突然Andy觉得这些消息会传染,会扩散,类似H1N1那般。

天边的云压得很低很低的,仿佛快支撑不住了。Andy死死地望着大河里摇晃不已的水波,再多的不甘心也抵不过穷途潦倒。当生活失去了勇气时,一切就如河水般那么混浊,看不到未来。

老乡没有高楼,但是老乡还有河流。

幽幽河水用她柔软的语调呼唤,你可千万别盯着她瞧。只是没人这么告诫过Andy。Andy跨不过一道关卡,就剩下纵身一跃的戏码了。

“这么帅的一个人,怎么会…………"
“这么好的一份职业,怎么会………."
“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会那样,可惜了………"

Andy没能再听到咖啡店里闲人的对白。老乡的一切,原本就离他很远,一直未曾亲近过。

9 則迴響於《~跃~

  1. 林阳最近的文字都很贴心,灰色惨淡又迎头痛击,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把持,关心你的人还是很多,在文字上也可以找到共鸣,这类社会新闻每天都在发生,搞不好就是身边的亲人/朋友,我们可以相乎砥砺,然后相忘于江湖,我虽然有不如意,但是我也希望你和我一样不让世界飞灰!

    • 最近的报纸老登这种新闻,也许是个缩影,国内人民的快乐指数直泻。

      我从来不骂轻生的人笨,那种困顿外人不易理解。孤立无援的凄凉,是把嗜血的刀刃。每一个选择都有理由,只是好或不好,理智或情绪而已,对错却很难下定论。

      我习惯遮遮掩掩,纵然藏得不密实。在书写里头我是开放的,但在现实里却又极度内敛。一直在努力把持着,学会了一点,学不好的更多。

      你的文字我读得很多,也最有感触。当感触深时,经常会挤不出一个字来。一如我近来什么都不写,就是因为情绪波动得厉害。

      慢慢也就沉淀下来了。

    • 没人跟你闹,很无趣是吧???

      我是有在面书上飘来飘去,但少了打字的心情。我的生活,真的近乎隐士了。

      当然依旧会在某些时候冒个泡,这么说自己好像鱼儿一样。

  2. 看到一些沉重的文章,心情也随之沉重,我也剂不出一个字。。。
    走出生命中的谷底虽然不容易,但是能够活著真的要很感恩!
    所以要快乐健康的活著!
    祝福你~

    • 最近写的几篇文字都跟社会新闻接轨。

      有时会傻想--为什么轻生(尤其是跳楼的)的多数是华裔?跟笃信宗教或不是否有一定的关系?又或者华人的生活压力较大,还是抗压性较低?

      真的想不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