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老虎鱼》

相片

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这种鱼的真正名字。
小小的鱼身,黄黑间隔,乍看之下貌似老虎。难怪他们给它取了个”老虎鱼”的名字。
我说的他们,是我第一批带的学生。那时我在砂州,刚师训毕业,热血奔腾,很快就跟小瓜打成一片。
他们央我到乡下住,带我去摘青橙,教我採胡椒,看他们劳作。
还叫我跳下小河玩水。
就在那次,我在清澈的水流中看见有种黑黄色,样子憨憨的小鱼儿东游西窜。
小瓜看我徒手捉鱼捉成空,纷纷笑了起来。我问了问,才知道它们叫老虎鱼。
四年后,我告别了砂州,回归半岛教书。后来也渐渐跟他们失去联络。
直到前阵子在池塘捞小虾想钓鱼时,竟捞起一阵惊喜,以及久远的砂州情怀。小小的老虎鱼在网上跳着,鼓着腮子在喘着气息。
我把一群老虎鱼和几只虾子放进鱼缸里。第二天就南下都城玩了几天。可心里还是有牵挂它们是否还游动着。
回乡后,第一件事就看看鱼缸里到底怎样了。只见小鱼儿安然无恙,自在地游来游去,游累了就贴着缸面歇息。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那几个学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心底是不是还留着小小位置给我?他们有着类似老虎鱼的矫健,加上难得的淳朴憨厚,日子应该过得还不错吧!
看来,多年以前第一次看见老虎鱼的那个欣喜画面,还鲜活地烙在我的心胸。
或许,我和砂州也只是在距离疏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