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那么一天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
我亲近着红树林
盯住小螃蟹横跨沼地
嗅吸咸咸的海风
让思绪远扬,像出海的渔船那样
我会在海岸边弹奏
我的蓝色阳光
那是一个隐秘的呼声
海鸟听不懂
我只要潮声的和音
吱吱作响的木桥,我走过
一直到最尾的那一截
浩瀚就在那里荡漾
我将思索,末路的真实模样
以及该怎么走
抑或,真的就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