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艾妮

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看见她告别尘世的消息。
心里咕咚了一下。
年少时,我坐巴士到四英里外的巴眼拿督中学念书。来来回回的路程中,马来司机总是让歌乐回荡着。
听着听着,就耳熟能详,也能跟着哼唱了。Sudirman,DJ Dave,Dahlan,khatijah Ibrahim,一个一个驻扎在我心房里。
当然还有她,Sharifah Aini。
最难忘的就是在天亮之前,我总能听见远处传来一首哀怨凄绝的歌曲—-猫头鹰(Burung pungguk)。不知道谁那么钟情她的嗓音,来回反复地播放她的歌辑。
我住的乡下,树林特别多,常会听到猫头鹰的叫声。有那么几回,莎丽花的那首歌响起时,正好有猫头鹰咕咕,咕咕地和着。我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总觉得自己好像就是猫头鹰那样,孤独且没人喜爱。
中二那年,学校的某学会举办马来曲歌唱比赛,还请来乐队伴奏。我胆粗粗地报了名,连极疼我的国语老师也吓了一跳。她说:Kiat,kamu sungguh berani……….
我也不是要证明什么。我知道我有一点点的音乐天分,跟着现场伴奏唱歌应该问题不大。我那时是纯粹对马来歌的喜爱,我想我可以唱好它。
我选的就是莎丽花的surat dari seberang和jatuh cinta。比赛结果宣布时,我着实吓了一跳。亚军耶!我这个念小学时常被马来老师处罚的家伙,竟然能因为唱马来歌让别人刮目相看。
后来想想,或许是我马来歌哼多了,对马来语也没以前那么抗拒了,加上中学的那位马来老师对我诸多包容和勉励,我的马来文是真的进步了。
我记得我还托班上的马来同学帮我买了一本马来歌书。里边的歌曲,我唱了一遍又一遍。不会唱的,我让马来同学唱给我听。
我特别喜欢莎丽花的歌声。不管歌曲有多难唱,她总是有办法把它唱得很棒。她的声线有一点点醇厚,咬字特别清晰,情感的掌控特别到位。
如今她走了,却留下那么多的好歌曲。我现在鲜少听和唱马来歌了,但一提到马来女歌星,她在我心里永远排在第一位。
安息吧,莎丽花,且把你那让人动容的歌声带到天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