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手记之《苦肉计》

两个月流逝了,小瓜的表现不如预期的好。皮的更皮,叽喳的越爱说话了。遇见可以欺负的老师,他们不是没礼貌,就是不听话,几乎不把老师放在眼里。我有点恼,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只好使出了苦肉计。我说我好像不会教书了,他们让我觉得累。我计划换个班来教,真是那样的话,他们肯定更爽啦!不就更加自由了吗?自由啊,多好,可以尽情飞翔啦(我教过他们自由飞翔这首名曲)!

我让他们举手表态,结果迎来一张张有点不情愿的表情。没有人举手赞成,凯伦做状要举,但还是把手垂下了。我说勇敢点吧凯伦,我等着呢!同学也不让他举。我笑了,我还不了解他的个性吗?

其实,他们也非一无是处。上个星期我们搭好小小戏台后,隔天他们就向我报告已经做好了不少动物纸偶,准备开演了。高效率啊,高得让我感到意外。还有我也发现他们开始懂得分享,不像过往那么自我了!

他们上我的课还不至于乱七八糟。可换了有的老师,又是另一番风景。个中缘由蛮复杂的,我能做的就是劝他们收敛一些。我言之凿凿地说真要换班尝鲜一下,并非蓄意投个惊吓给他们,而是想着就此点醒他们该试着认真投入学习和不能玩得太尽。他们绝大多数是聪慧的孩子,多少会理解我的用意。只是改变,尤其是变好,特别需要一个过程和时间。

许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就只好上演一幕苦肉计了!(倒,这么一来我可要变成“公公”了)

教学手记之《在乐声中挥洒色彩》

今天有填色比赛,小瓜专心一致地涂着颜色,更本无视我的存在。哎,我超龄了,参加不了。我无所事事,在课室里走来走去走到慌了。

突然看见键盘(keyboard)寂寞地站在角落,就对小瓜说,你们忙你们的,老师给你们弹几首歌。然后我们各自忙碌,偶尔弹到小瓜熟悉的歌曲。他们会跟着音乐哼几句。大家轻轻松松的,很舒服。

王老师刚好走过我们的窗前,打趣地说–哎哟,你们真幸福,还有音乐伴奏陪着你们上色呢!结果小瓜们提早完成比赛。我看着有点时间,就随意填词作了一首歌,让他们唱唱跳跳的,补回周二因为假期而没能上的音乐课。

他们特喜欢这首歌,因为歌词第一句是--功课,不要给得太多,刚刚好就很好,谢谢你老师。哈哈,精心为他们写的歌词。

就这样,原来在乐声中挥洒色彩,蛮爽的!

教学手记之《凯伦这家伙》

前天吧,我捉住他聊聊天。
你觉得自己比以前乖一点了没?
他想了想,说–好像都一样。
那你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吗?
他保持沉默。
我举了一些实例,提醒他要学好礼貌。
他泪眼盈眶看着我。
嘴巴撅得好高好高。
我把他晾在一边,让他看着我们嘻哈不绝地上课。
我想这比打他还要好。
今天第一次写毛笔字。他很快就写完了,然后在旧报纸涂鸦,学我画螃蟹。
他就是螃蟹啊,有点横行霸道。
但毕竟是小孩子,慢慢引导吧,改变是需要时间的,少了耐性就会把事情搞僵。
我让他侧着头和他的作画入镜,他笑得很欢畅。
你的画很特别,我非常喜欢。我说。
他笑得更加得意了。
相片:<楷伦这家伙></p>
<p>前天吧,我捉住他聊聊天。<br />
你觉得自己比以前乖一点了没?<br />
他想了想,说--好像都一样。<br />
那你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吗?<br />
他保持沉默。<br />
我举了一些实例,提醒他要学好礼貌。<br />
他泪眼盈眶看着我。<br />
嘴巴撅得好高好高。<br />
我把他晾在一边,让他看着我们嘻哈不绝地上课。<br />
我想这比打他还要好。<br />
今天第一次写毛笔字。他很快就写完了,然后在旧报纸涂鸦,学我画螃蟹。<br />
他就是螃蟹啊,有点横行霸道。<br />
但毕竟是小孩子,慢慢引导吧,改变是需要时间的,少了耐性就会把事情搞僵。<br />
我让他侧着头和他的作画入镜,他笑得很欢畅。<br />
你的画很特别,我非常喜欢。我说。<br />
他笑得更加得意了。
楷伦和他的涂鸦~-他总是与众不同。

教学手记之《第一次》

第一次,难免异常兴奋。可真写起字时,有的手抖起来,有的像涂色那样横握着笔书写,有的是用填的方法。写好后,我我说好丑呀!结果有人窒我,回应说--老师,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啦!

看一看,竟然是芭琦丝写得不错,我马上把当时画的螃蟹送给她。其他的小瓜似乎是羡慕妒忌恨。哈哈,想要老师的画,就要用心把毛笔字写好。

由始至终,他们没流露出对写墨字感到厌烦的表情,这是我最欣慰的。

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开开心心的。
满脸都是春风,原来写毛笔字很好玩。

 

呃,第一次写的,勉强接受吧!

 

马来mm芭琦丝写得还不错,右手拿着老师送的<螃蟹>。

 

专心写字,开心地微笑,没有压力的学习,很快乐。

教学手记之《迷糊状况》

前言:

才发现,我书写教学上的点点滴滴,已满十篇了。也才察觉,竟然没有上传到这里。这些篇章,都是先发在面书的《教师公会》,由于是同道,获得的回响还蛮热烈的。或许是文字里有我对工作的执着,以及我一直尝试着比较轻松、有趣和另类的教学吧!想想放在这里让大家看看又何妨?

 

2014教学手记--1《迷糊状况》

相片 哇,新学年初始,就被罚了啊~~~ 相片 点指兵兵?啊哈,原来在忙着写校名。

七个上课日过去了,班上的12个小瓜还没进入“正常轨道”。迷迷糊糊的状况,像是迷失方向的羔羊,有点惨不忍睹。
新班长经常忘记喊起立,副班长也要我催着才帮我拿书。一个个似乎懒散了,功课都交不齐。课文念得七零八落,板书完全可以忘了笔顺,天马行空地“自由飞翔”。
 别说他们,我自己也还未进入状态。岁月那个催人老呐,总是忘了这个落了那个。课也讲得没过往流畅,偶尔还会傻傻地站在原处,不知道接下去该教些什么。
看他们一副副慵懒的形态,我下命令要他们到周会场地快走几圈,试图激活他们原有的活力。那四大天王扭着屁股玩闹着,好不正经。我假假地横眉竖目,挥着鞭子,心底却想着幸好他们没叫我一起动动筋骨。
一个长假,竟然让他们把学校的名字给忘了怎么写了。庆幸的是,他们还记得我这个级任老师姓什么。我没辙了,又带他们到周会场地对着墙上的校歌书空校名。两分钟后,大部分都写得出,也有的把新邦智嘉弄成新帮智嘉,乍看之下还以为要缔结帮派了,吓得我啊!
但他们照旧爱笑爱闹,这是无法去掉的真性情,也是我觉得最宝贵的东西。长假里不动那么久,眼下想让他们进入活跃的状态,总得留给他们一点时间吧!我倒不急,若他们跑得太快,我还担心自己跟不上节奏呢!
发动机要走得顺畅,总得加些润滑油。时间就是我们的润滑剂,只要不长,这款迷迷糊糊的情况,应该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