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诗》两首

相片:《童詩》野芋的大叶子</p><br />
<p>野生的竽叶<br /><br />
是露珠的秋千<br /><br />
是小草的阳伞<br /><br />
是野猪的美食</p><br />
<p>没人理它<br /><br />
它把茂盛撑开<br /><br />
让雨水沐浴<br /><br />
让阳光<br /><br />
熨烫它的皱纹

1《野芋的大叶子》

野生的竽叶
是露珠的秋千
是小草的阳伞
是野猪的美食

没人理它
它把茂盛撑开
让雨水沐浴
让阳光
熨烫它的皱纹

相片相片

2《看戏》

小小的戏台
小小的布偶
会走路、会说话
还唱着陌生的歌曲
婆婆说,那是最亲切的声音

我似懂非懂
就喜欢看布偶骑白马
挥刀剑
追逐跳跃
原来奥特曼和蜘蛛侠
也不过如此

更多图文: http://yeheishu.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html                   那些匿藏在瓜拉窝的小精灵(童诗专辑)

Q&A

相片:《问 & 答》</p>
<p>A问:你给四年级学生写的那篇文章,他们会看到吗?就算看到了,会理解你的心声吗?<br />
我答:看不看到无所谓,理解不理解也没关系。我能做我想做的事,写我想写的东西,再好不过了。</p>
<p>B问:UPSR放榜了,你教的科目考得怎样?<br />
我答:我今年没教会考班。他们考得还不错,及格率大跃进。<br />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等等。我其实有教他们补习国、英语。呵呵,三张试卷都100%呢!<br />
B说:那么厉害啊,看不出来啊!<br />
我笑说:没有啦!我哪敢居功。是科任老师的努力成果。<br />
B笑了,说:原来如此!</p>
<p>C问:你在面书啊,发表那么多文字,图的是什么啊?<br />
我答:分享啊,能图个什么呢?<br />
C再问:有人看吗?<br />
我答:有吧,还常常收获不少的“赞”。<br />
C好奇:那些人是有看完你写的文字,还是随手赞一赞啊?<br />
我答:这个不重要啦。只要有一两个人由衷地认同我在教学上的努力,或者真心喜欢我的文字,我就会坚持下去。<br />
C笑一笑:真的吗?<br />
我答:假的啦,骗你的,哈哈哈!

《问 & 答》

A问:你给四年级学生写的那篇文章,他们会看到吗?就算看到了,会理解你的心声吗?
我答:看不看到无所谓,理解不理解也没关系。我能做我想做的事,写我想写的东西,再好不过了。

B问:UPSR放榜了,你教的科目考得怎样?
我答:我今年没教会考班。他们考得还不错,及格率大跃进。
我想了一下,继续说--等等。我其实有教他们补习国、英语。呵呵,三张试卷都100%呢!
B说:那么厉害啊,看不出来啊!
我笑说:没有啦!我哪敢居功。是科任老师的努力成果。
B笑了,说:原来如此!

C问:你在面书啊,发表那么多文字,图的是什么啊?
我答:分享啊,能图个什么呢?
C再问:有人看吗?
我答:有吧,还常常收获不少的“赞”。
C好奇:那些人是有看完你写的文字,还是随手赞一赞啊?
我答:这个不重要啦。只要有一两个人由衷地认同我在教学上的努力,或者真心喜欢我的文字,我就会坚持下去。
C笑一笑:真的吗?
我答:假的啦,骗你的,哈哈哈!

走入乡野

乡下,最吸睛的美丽是绿色,还有自然。
我走入乡野,捕捉乡间平凡里的淡淡味道。
 超大的芋叶,互不相让地享受阳光的沐浴。
黄蜻蜓在水管上歇息,绿黄色的背景,似乎为它庇护。
杂乱的草丛,掩盖不了小花的艳丽。
林阳的相片。
 漾漾水波,轻载片片荷叶,一只蜻蜓守护着待放花苞。
林阳的相片。
几只小麻雀跟鸡一起在路上觅食。
林阳的相片。
水波椰影,一群小鱼儿在戏水玩乐,像极了顽皮的小孩。
林阳的相片。
 孤独的野龟登上陆地,静静地在花盆边沉思。
刚长成的香蕉,瘦瘦长长,等着岁月催它成熟。 林阳的相片。
林阳的相片。
难得一见的大蝗虫紧紧抓住河边的篱笆,仿佛在等候我将它猎入镜头。
林阳的相片。   野生的天堂鸟,展开翅膀却不能飞翔。
林阳的相片。
有没有艳红欲滴的果子?看,这就是了。像极了连串的珍珠垂挂在棕榈树上。
  林阳的相片。
 在新邦智嘉(我的故乡),把镜头向上举,几乎都是椰影婆娑。
林阳的相片。
         又是黄昏,夕阳在海那端沉下去,只留下些许余晖跟我告别。(完)
后记:我来自乡野,这些景色一点都不陌生。走走看看,才发觉生机处处都有。觉得很lucky,乌龟和大蝗虫都出来争抢镜头。至于小鱼戏水那一张,得把图片放大一些才能看到。你若在大城市呆久了,不妨抽个时间到想下来走走吧!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校园逸事--鬼马双星

   精灵鬼马的小家伙

我是二年级的级任。班上 只有区区四个男生,其中两个可以安静地听课,另外两个呢?啧啧,一个精灵,一个鬼马,早已被冠名为我校鼎鼎大名的淘气鬼!
古灵精怪是他们共同的特征。偏偏就个子来说,一个是小胖(不能说大胖,他会大发雷霆),另一个是瘦子(不能叫他竹竿,难保不会不睬我一个星期),让我想起了昔日一对谐星--王沙和野峰。
最搞笑的是,他们一个有少许的洁癖,另一个喜欢在厕所呆久久。有洁癖的偏食,爱呆在厕所的“来者不拒”,因此不难想像谁胖谁瘦了。
小个子的叫楷沦,大个子的叫晋玮。晋玮偶尔会坐在我桌旁,反正那样子他会比较用心上课,我也就依他了。不依的是楷沦,他看见阿玮守着我,马上提出坐在我左 侧的要求。我说行,条件是必须认真学习。嘿嘿,一箭双雕哪,这下子能把两个爱说话爱搞怪的家伙搞掂了,我也就顺水推舟,让他们当上我的左右护法。
我很诧异,其他的同学怎么都不抗议?仔细想想,两个小鬼被我这个大魔头制服了,他们难得不被欺负,是以何必斤斤计较,正所谓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淘气鬼却小器多了。被责骂时,总是摆臭脸嘟小嘴。进行活动时,一定要争先。我带了他们近两年,孩子的脾性我可谓摸透透了,自然有办法慢慢引导他们,更常爱以一句“男孩应该大气一些”将一将他们。
日久有功,他俩动不动就耍性子的习性渐渐也有了改善。
其实他们那算坏?不过是顽皮好动一些而已。楷沦常主动把白板擦得干干净净,也愿意把东西借给人了。晋玮会提醒我吃药,并且把药丸和开水给弄得好好的。我要是喊着腰酸背痛了,就他们俩争着给我捶捶背。至于上下楼帮我拿东西,更是他们最爱做的事。
我暗地里给他们按上“鬼马双星”的美名。两个家伙在绘画和表演超有天分,我让他们尽情发挥,他们总能给班上带来惊叹和欢乐。
前阵子弄成绩册时,发现他们进步蛮多的,竟然还只相差一分。呵呵,果真是双子星啊!课堂上若没有了他俩,气氛一定热络不起来。虽然他们有时会给我添一点麻烦,但如果拿嘻哈不绝的氛围去换成平静安稳,我还真的不乐意。
他们的出现,让我感到痛并快乐着,想想也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想求也求不来吧! (完)
鬼马双星爱演戏:
看,瘦瘦的野狼(楷沦饰演)临近猎物的那副德性~~
林阳的相片。 大野狼(晋玮饰演)一口狠狠地咬向猎物的颈项。
鬼马双星更超爱画画--
 楷沦画的蜜蜂和抄的歌词。
这张是阿玮的,冬写错了,不过他们画的都蛮cute的。
楷沦的杰作,背景画得很美,但主角的衣服到哪里去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阿玮的画,有对白,而且很切题。(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戏味,早已消失殆尽

相片

湮远的场景又回流了。只是站在台前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小瓜。以前的我爱看戏,就算是布袋戏,一样看得津津有味。时代变迁,现代的孩子不看戏,看的是台后的唱戏人怎么操作布偶。

以前、现在,中间隔着一条岁月的长河。戏味,早已消失殆尽。

相片 戏正上演-- 《方世玉打擂台》

相片

楷沦问我–老师,你也来看戏啊!我笑笑。怎么告诉他我看的是岁月流逝的感伤。

最爱哭泣的季节 

十一月是风雨飘摇的季节,也是学生最容易哭泣的季节。今天,十名小六毕业生,加上数位念完幼儿园的小朋友,正式向我们挥手告别了。离情依依,珍重再见说不出口,只有流着眼泪注释着内心的哀伤。我们相信,新邦智嘉华小对他们的童少来说,绝对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

孩子们,勇敢地飞向海阔天空吧!

 我都好伤心了,还要拍我………….(林小茜)
掩面而哭的南汐MM。
 眼泪在心里流,此际怎么开口…………(黄嘉俊)
 老兄,你都哭了超过一小时了,休息一下吧!(王胜群)
 我一言难尽,忍不住伤心~~~~~(吴鸿元)
我们也知道分离真的很不容易~~~幼儿班一群小朋友
 老师叫我们不要哭,怎么可能啊?嗷嗷嗷啊~~(王紫芯、吴佩玲、吴佩怡)
 情感丰富的小瞳不禁悲从中来,一旁的哈丽莎热泪盈眶。
当然搞怪的家伙还是没有放弃搞怪的机会。也罢,咱们还是以微笑收场吧!(楷沦、晋玮、胜杰)

庙事

相片相片                                                                                 1 新与旧

新的,装上墙了,银光闪闪;旧的,靠墙角了,书写着岁月的痕迹。
新的,有点陌生。旧的,熟悉得可以唤回年轻的光彩。
一瞬间,我老了容颜。

相片相片                                                                                  2 龙香袅袅

齐整的,飒爽如兵队。绚丽的,比虹彩还壮观。
而我仍在探寻,类似逾越的天然。
不求亮眼,只要心安。

相片:庙事--3 飞龙在柱</p><br />
<p>盘踞在柱,飞龙思慕晴空千万里。<br /><br />
浑身披劲,使不得半点力。<br /><br />
乍然成雕。                                                                                               3 飞龙在柱

盘踞在柱,飞龙思慕晴空千万里。
浑身披劲,使不得半点力。
乍然成雕。

相片 相片

   4  不在

旧时的风味不在。旧时的淡定不在。
敬仰的长者不在。昔日庙里共香的友好不在。
一跪拜,再跪拜,祈求保佑众生的神灵
还在。

《一本书的快乐》

正愁要送什么奖赏一年里表现特出的小瓜,结果一本书就解决了。
其实不考虑送文具,小瓜一年内参加各种活动的奖品都是这些,真的没有新鲜感了。
今天有人来学校推荐和摆卖绘本和故事书。我走过去看时,小瓜纷纷对我说这本书好好看,那本书也很不错。
郑老师指着一本书跟我说:“看吧,这一本,你一定会买的!”
我翻了翻,是关于鱼类的小百科。从小我就喜欢鱼,里边有知识有漫画,放在班上给小瓜看也不错啊!不消一分钟就决定买了。
再问问小瓜你们买不买书啊,不买我们回班上课。
楷沦笑眯眯地投石问路--老师你买一本送我吧!阿玮也围了上来。
几个小女生比较腼腆,在远一点的角落翻着书,脸上却流露出很想拥有一本书的表情。
哈,我何不成人之美,还能解决我未决定想送什么礼物给他们的烦恼。
于是我发话了--你们去选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老师认为合适的就买来送你们好不好?
此时我的钱包发了怨言--Oh No,看来我得大吐血了!
我心想--算了吧,再大的血你都吐过了,不见得你死翘翘啊!
过后小瓜喜滋滋地选了书,我跟他们商量,不适合帮他们换,但都会等他们笑着点头。
很快书就买成了。我还在付款,他们就“埋堆”排排坐看起书来。
还真是投入,难得的安静啊!
一脸的幸福满足,我看着看着,感觉似乎自己比他们更开心呢。
原来一本书的快乐,是那么简单,却在我们不经意中捕捉到了。
都迫不及待,很投入地开始阅读了。右边那个小男生边看边笑,开心咯~~~
哗,老师帮我们拍照耶,快笑一笑呗~~~

camera,action,演戏真好玩哪!

课本收回去了,我们依然没放下学习。
来点好玩的吧,表演咯,小瓜最喜欢这个。

26.2课–自不量力的驴子。

===第一版本===
action!

当瘦狼遇见了肉多多的驴子,那个口水呐,硬是流了一地。

瘦狼:哇噻,够我吃个三天三夜啦!

瘦狼:都这么靠近了,还没发现,什么驴子呀这是?

胖驴:哎呀,你没咬着我的颈项啦,那是背部好不好?

演毕,我揣摩着怎么向小瓜解释“血盆大口”这句成语。有了,拍一张照片不就得了?
小瓜在我的指示下,纷纷张牙舞爪,很精彩地演绎着“血盆大口”。
且看~~

林阳的相片。

哈哈,都可以去拍戏啦!
其实,好戏在后头呢。

紧接着,2.0版本上演了。
这回来个颠覆,改成大野狼袭击瘦驴子。

===第二版本===
action!

林阳的相片。

大野狼:Alamak, 这只瘦驴怎么那么乖?嘿嘿嘿,自己送上门来了!

林阳的相片。

大野狼:嘻嘻,还伸长脖子让我咬,笨笨驴呐~~
瘦驴子:喂,你可别真咬下去噢!

林阳的相片。

大野狼:哼,气死我了!死驴子竟然比石头还硬,看我气得连嘟起嘴巴都可以挂篮子了!

~   剧终   THE END  ~

后记:
这些都是即兴演出,都没经过排练什么的。说真的,我和小瓜们都笑翻了天,但我更多的是感到欣慰,他们的认真、投入,是读好书办好事的基础。此外他们也能从活动了学习到自信、合作,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实际经验。

都是很棒的孩子,值不值得大家给点掌声啊?

岁月留声

Vol  1

古早的声音,曾经那般让人魂牵梦萦。单纯的愉悦,是从这台机器流泻出来。没了,转眼这一疋美好也就消失掉在岁月的洪流里。

老了的回忆,原来可以践踏在足下。

 Vol  2
相片:《岁月留声》vol2</p>
<p>你不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树,特别是老树。大马路旁那棵老树轰然倒下时,我的情绪也跌落下来。<br />
在老树下摆了几十年的冰水档选择换位时,我仿佛可以听见老树的低泣。没有了底下的人气,它真的越发孤寂。

你不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树,特别是老树。大马路旁那棵老树轰然倒下时,我的情绪也跌落下来。
在老树下摆了几十年的冰水档选择换位时,我仿佛可以听见老树的低泣。没有了底下的人气,它真的越发孤寂。
Vol  3
少时爱攀上番石榴树,俯视清风吹过茅草堆掀起波浪。牛羊咩咩哞哞地唱起二重奏,煞是动听。

如今难得再见一根茅草了,牛羊已然框进教科书里。再次居高望远,望见的只是无止境的惘然。

Vol 4

相片:《岁月留声》vol5</p>
<p>渐行渐远的是单纯的岁月。蓝天依旧是蓝天,云絮依旧载着许多愁,只是多了一些岁暮的苍凉。

渐行渐远的是单纯的岁月。
蓝天依旧是蓝天,云絮依旧载着许多愁,只是多了一些岁暮的苍凉。

Vol  5

相片:《岁月留声》vol6</p>
<p>一只蝶舍弃了香花蜜粉,飞到河边草穗歇息,看我垂钓来了。仿佛栖在上边非蝶,而是自己。

一只蝶儿舍弃了香花蜜粉,飞到河边草穗歇息,看我垂钓来了。
仿佛栖在上边的不是蝶,而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