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

名字

晨早阅报,见有人在评论周氏歌辑提及一个名字,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如今看起来俨然陌生。他曾在搜寻器敲下那个名字,连串的链接都指向一个极地冒险家或运动健将的介绍。他找不到自己,找不到属于他的蛛丝马迹。他哪有啥冒险精神?不过是一只藏头缩尾的乌龟而已。眼下那运动家还给杰伦填了词,而他写的破烂东西终究也只剩余自爽。呵,相同的名字,不一样的命运。人生或许仅能这般--有人璀璨亮丽,有人寂寂无名。他再怎么用力,也推不倒一堵途穷志短的后障壁。

还不如不要这个名字吧,他第一次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