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黑


过往超喜欢黑夜,觉得夜越黑越神秘,也越美丽,书写文字时越有精神,似乎更加得心应手。因此开博的时候,很自然地想起得用《夜黑书》这个名字,就连模版也选用黑色的,而且一直没有变更。

2011年,黑色年代,留给我的尽是沉重的打击。我鲜少能够熬夜抒发心灵感思了,午夜一过脑袋瓜就沉重下来,不得不上床睡觉。读报不消五分钟,就会跌入睡眠,而且夜夜发梦,梦境里都是诡异的拼凑,醒来时却硬是记不起来。

一直没有
忘记2000年的伤痛,双亲相继往生,可我那时季尚能忍住悲痛,且理智沉稳地办妥他们的身后事。也许那是我能为他们办的最后一桩事,所以决计妥善完成。
2011,我在水深火热中翻滚,连宗霉事接踵朝我撞击。即使孤立无援,我终究不允许自己倒下,这是我对父母临走时的承诺,一直不敢忘记。

在我两度躺在手术台上的当儿,以及数度心脏剧痛的时候,我想起母亲从小唤我龟仔,无非是要我活得长远一点,因此我一定得存活下来。只是连番的挫折让我整个人沉下来,我开始怀疑生存的意义。我傻傻地自觉站着走着做着不完的工作似乎多余,却又得把倦意藏起来,不让人轻易看见。
我有过的坚持,如今已动摇。我不晓得我还剩余什么,或许就是一个破字吧,七零八落的。

于是只能把这里的黑色模版换成白的,奢望所有沉重离我远远的。心底层依然明白,泼墨般的黑色,很可能会紧咬我一辈子不放。那是命运,我举起白旗了。

后记: 08年在《夜黑书》部落格开始发文,后来窜进花国逍遥游,《当椰涛低语时》随后衍生,一贯使用黑色的背景,这边黑那边黑,结果黑到现在。虽然很努力地经营文字,还尝试写不同的文体,企图远离过去内敛沉郁的笔触,可惜不堪的经历似乎要把我打回原形了。兜兜转转,蓦然惊觉自己竟然只是原地踏步,可悲。

这篇文字凌晨发在夜黑书,现在转贴在此。写完,我觉得最后一句最能概括我眼前的心情。再看一遍,感觉这一句也最失败。没去掉,人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delete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