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句话



1  人在超低潮中,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此大家就免了祝福我新年快乐吧。

2  我的面书的ID--阿历山大/林阳,将开始停用。日后如果有想望再弄个新的,届时再跟你们交流。

3  快开学了,我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安心地教书。

4  2011,很多事故发生,给我很大的打击。或许倒下,或许逆势挺立,我都没准。

5  新增添的链接《夏日安宁》原本构思好要写小说的,眼前就能写点近况。

6  生活很乱,心很烦,安定不下来,但2012在招手了,我祈望朋友们过得比之前好。

小偷盯上了我的家

17日凌晨回家一开门,惊见客厅橱子大开,物件凌乱散落,意识到很不对劲,马上冲到房里,桌上的电脑果然成了空影,地上满是书报横陈,桌上和橱子的抽屉都“乍舌”,整个人像从高地坠落深渊般,一股劲地凛冽着。

我家进贼了!我第一时间跑到学校守卫员的家喊到。森也惊吓到了。他是夜间执勤的守卫员,这事件对他的工作影响可大了。然后他就忙着解释、辩白,没有给我留下一句安慰的话语。

我一片慌乱,却也没多说什么,默默回宿舍清点被偷走的东西。好不容易积下的一些钱,准备偿还人情债的,都消失了。妈妈生前留下的一条小金链和一枚戒指,也都不翼而飞。至于出门前没带上的手机,当然不可能会奇迹般留下。

上午我去报警,森也跟着去。事后他拿出巡逻的报表,陈述他很尽责地执行任务。他说我住的宿舍非clocking
point,同时也很暗,若他去巡视时跟小偷碰上,小偷把他砍死了,他的妻小谁来照顾?
我只感觉到失望,事件发生前后,我没一句责难的话。下午他还咆哮说他去喝咖啡时听到很多难听的话,问我别人怎么那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

也罢,我这个受害者倒成了被怪罪的人。难不成我家进贼了,我损失惨重,却得保持沉默,不可与人说。朋友说这叫老羞成怒,我才茅塞顿开,枉我平日对他还那么好。

上司打了一通电话给我,提醒我去报警,还有就是若发现入贼事件出于我的疏忽,得扣薪偿还遗失电脑的金额。除了S老师说人没事最重要,我没收到同事的慰问。这些都是我的“收获”。我不是怨怼,就微微失望而已。

警官来我家拍照,搜索指纹,也没多问几个问题,但我还是盼望着会捉到小偷 。动过两次血管阻塞的手术之后,我的心脏变弱了,幸好此回我还能hold住。虽然霉运不断,但我总得更加坚强的面对风雨。

龟因


突然他才发现,老妈子怎么从小搁着他那好听的名字不叫,老是唤他做“阿龟”。他想起自己走不快的步伐,做事惯性的慢条斯理,以及偏执龟缩的个性。到底是母亲祈望儿子的人生长长久久,还是洞悉他龟性浑然天成?他只知道,在现今的生活里,乌龟再怎么努力,也跑不过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