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速描之无三不成礼


牛哞哞在我家后院留了个"便便"(见留言249则)又云游四海去了。

我原本可以置之不理,待它摊在阳光雨露下,变成水蛭(据说是这样)好了。后来还是点了那个链接,心想也许真的是个《肯定》自我的机会,不妨一试。

最棘手的是书写网站简介。写得圆一点,感觉是老黄卖瓜。写得简约一些嘛,又类似敷衍了事。选文章倒觉得没多大问题,不过是三篇嘛,结果依然出了差错。报了两回“艺文奖”,都被淘汰了。我不介怀,继续在网络窜这跑那,四处闲逛。最近还在面书加入“教书公会”,发了几个贴,还蛮受落的,免不了要跟老师们交流交流,竟然把连番挫败的报名事故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好友sy留言给我提了个醒,指出我疏忽之处。哈,我才自觉把报名一事当作游戏一般,没有仔细认真地看待。于是按照sy的建议,改报《社会关怀部落格》奖项,结果很快就通过预审了。原来,我的行文已慢慢转型,似乎跟文艺越走越远了。

这事原本就芝麻绿豆,但却给我留了几个启示。先是感受到友情的温暖,接着我意识到了认真行事的重要性,最后它验证了古语所说的“无三不成礼”原来不是盖的。

至于得不得奖,我看可能性低得很。此番是第二回报名参加,按照“无三不成礼”的定律来说,或许我还得再多等一年。管他呢,只要能投入地书写着悲喜,有几个朋友喜欢看我的文字,我就不会有遗憾。

P/S  牛哞哞一言惊醒我这糊涂虫,留言的序号会流动的。因此在这里说明一下,牛哞哞就是咱们这里超级可爱又用心的simonmoo,至于文中所提到的“便便”,是说他留了个链接,方便我报名参加第五届《大馬中文部落格祭》-博|肯定。


UPSR,不过是一个游戏!

UPSR,不过是一个游戏!

转眼,UPSR来到最后一天了。当我走过四年级课室,那时考生都已上楼准备上“战场”了,唯独MY(学生)还在接听手机。一脸的不知所措,想必是她妈妈打
来的,看样子似乎是在消化着突发而至的贴士,要不就是千万的叮咛。我示意在旁的郑老师快让她终止通话,监考官已经在走廊等着了。。。。。。

为什么不让孩子们平静地步上考场呢?MY的妈妈也是个老师啊。

后来郑老师告诉我MY她妈给她发的信息有英语试卷的答案,而且似乎全部准确无误。又说某源流的学校考试成绩那么标青,靠的就是背答案。

哇噻,这哪是贴士啊?答案都能够泄漏了,可比泻题更严重了!不过是satu permainan(一个游戏)--郑老师引述MY的妈妈的感言,我听了哑然失笑。 原来我们东补西补,以及日复一日的努力教学,根本抵不过别人的这一高招。

小学都这个款了,还指望什么wawasan 2020挤身先进国,我呸!

UPSR,我来侧写一下。

UPSR,我来侧写一下。

UPSR第一天。考完试卷,收回,让老师审核,看看谁及格,算算几个A,多少巴仙过关。如果,有人收不住嘴,泄漏了详情,或对某个学生提起,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状况?谁关心呢。

为什么不等全部考完才来检查?原来,耐性就高挂在喜马拉雅顶峰。

 
UPSR次日。我没有紧张,似乎没压力。一个考试而已。考作文之前,我给学生提了几点,让他们去洗把脸再上楼考试。考完后,一叠试卷在我桌上跟我眨眼,什么嘛?我拿起放进包包,也没多看它几眼。我觉得我很潇洒(臭美)。学生说考题不难,我心想不难不代表一定会答得好。
校方对这一届的考生期望蛮大的,我呢,无所谓,听天由命,不过是一个小小关卡,总要也总会过去的。。。。。。。。。
 
 外一篇(总得放松下心情)
今天上最后两节音乐课时,UPSR还在进行中。但我还是照旧弹着keyboard,让学生唱歌。不过我把音量调得很小,学生也照我的话压低声音来唱。很不尽兴。但既不干扰到学生考试,也不必牺牲掉音乐课,正符合我的坚持。
当考生一考完,我说尽情唱吧,小瓜们几乎吼着唱(憋久了呐),都快把楼舍唱垮了。就不晓得有没有惊吓到前来监考的三个老师。

后记:这些都是在面书随发的感言,觉得有点意思,就贴上来。UPSR还有一天就考完,学生可以放飞,开心地去旅行了。我在老乡等着他们平安开心回来,告诉我旅程上的点点滴滴。
 

两种倾听不见的声音

两种倾听不见的声音

1 被踢的小石子

只是枚小石子,却堆满棱角,还嚷嚷求踢。原本想跨步而过的男子,被惹烦了。大脚一踢,小石子骨碌碌滚进河里,冷不可支。后来棱角被流水磨平了,小石子再也见不到那个男子,和那奋力的一脚。
2 断脚的蚂蚁
蚂蚁爬过电脑屏幕,断了一只脚,它继续爬。爬了两步,断了第二只脚,它继续爬,也没说啥。接着又断了3,4,5只脚,没能再爬了,一骨碌掉落在字键的隙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