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塔之下的住院手记

我始终没松绑窗帘,因为喜欢让银白色的峰塔贴在玻璃窗上。

偶尔会感觉躺着的不是病床,倒像是休假来着。唯等待总是如斯漫长,会有一点点的心神恍惚,一丝丝的不知所措。于是电视遥控器成了我把玩的东西,接连转换着
频道,看不下去的时候,就翻阅从大厅借来的钓鱼杂志,竟然还有一本中文版的小叮当可以让我读着得开心,仿佛温习着年少的心情。

护士小姐除了例行公事帮我量血压、体温、做ECG、抽血、送药之外,就很少进来。微笑是她们的徽章,总自然地流露着彬彬有礼。间中还有个问我怎么不见我的家人守在一旁,勾起了丁点的凄凉,我回应说我能照顾自己,心里却有点酸酸的。

再次来到IJN(国家心脏中心),我已经没有上一回那么迷茫。我不再向友好发信息说我将动手术,让他们担心,或跑来看我。就连被推进手术房时,我已能用平静替代忐忑,还跟护士小姐有说有笑的。

手术房里,让我感到不适的就是超冷。然而医生体贴的话语把冻僵驱走了。通血管的过程难免会有疼痛,但此番我感觉比上一次好多了。手术十分顺利,不到一句钟就大功告成。由于大腿还会流血,所以我得躺在床上六小时,护士还找来沙包压着我的右腿,摆明要让我不得动弹。

那六小时还真难熬。我平躺着把一顿饭吃完,然后一直换频道看电视,还不时盯着壁上的时钟。光阴是个顽皮的小孩,时而让我们觉得不够使用,时而又以龟速的攀
爬让人焦虑。好不容易捱完六个小时,我体悟了自由飞翔的感觉,换上衣裤四下走动。我去看人,
去看摊位摆卖着什么。突然感觉这里不像是白色巨塔,反而更似一座商业大楼。

第三天,院方就催我回家了。我临走时,看见高峰塔依然巍巍地钉在窗叶外,心里还真的有点舍不得。

这一夜,我们为宗伟扼腕疼惜

“Its a dream match.”电台评述员这么说到。

确实,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巅峰对决。林李隔网而立,各自使出毕生的绝艺,为我们奉献一场堪称经典的羽球大战。

我们都殷望宗伟能挫败林丹,为他的世界第一正名,同时也为国家赢得世界锦赛第一块金牌。今年整个赛季宗伟取得了傲人的43胜1负佳绩,他的球技比过往更加
精湛了,攻防俱备,心态也成熟淡定了不少。在这之前的比赛,宗伟几乎是无坚不摧、所向披靡。因此国人都对宗伟此番能攀上巅峰环抱满满的信心。

比赛一开始就让人看得血脉喷张。宗伟一路领先,虽然在20比16时被林丹追平,凭借果断的进攻,他终于赢下了首局。间中一个不可思议的胯下救球,更是巅峰
状态的最佳体现。第二局或许急于求成,加上对手的几个回球判断有误,最终还是被林丹扳回一局。到了决胜局,宗伟并不手软,两度博得赛点,倾尽全力但依然没
能拿下,让林丹逆转成功并摘下了冠军。

总有人会把林李两人比对瑜亮,并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但我从不这样想。现今他们的球艺相当,少了其中一人,就不会为我们呈献这么一个精采绝伦的梦幻对决了。我们在为宗伟感到惋惜之余,更应该把掌声送给他们。

输给林丹,一点也不冤。超级丹展现了他超强的作战和应对能力,史无前例的夺得世锦赛第四个冠军,这绝对是实力超群的应证。宗伟可以遗憾,可以落泪,但绝对不能失志。经此一役,我们更深信明年的伦敦奥运,宗伟一定有戏可唱。

这一夜,我们为宗伟扼腕疼惜。胜利和荣誉有时候就那么近,又那么远,但迈进的脚步绝不能停下。

加油,李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