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漫长的等待是煎熬。

几乎把报纸的文字看遍了,房门上的号码依然没有跳动,停留在17号。
就只剩下五位,耐心点吧,反正都等那么久了。
光阴是怎么走动的,他了无意识,只感觉焦虑在眼前飘来荡去。

总有到来的时候,他急速推门而入。
是个女医生,戴着眼镜,沉稳素雅,可信赖的感觉。
医生以广东话问了他几个问题,一边翻着手上的验血报告。
“胆固醇不高………..  ”她翻过另一页,顿了一下,轻声地说:“就是potassium过高。”
他向医生询问了最坏的结果,便沉默下来。
“要不你再去验一次血。有时候院方把血放得久了再检验,会出现误差。”
他没有异议,只问了还要等多久。他不想耗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

走出诊房,他到医院的食堂走了一圈,都是辛辣的马来食物,他平时也不少吃这类东西,只是此刻仿佛一切都索然无味。
他走到停车场,在一棵树下坐着,掏出一根烟,点燃着袅袅的迷茫。真的是迷茫,他一时也不晓得该向谁讲述这样的一个结果。
他突然感到厚重的孤寂铺天盖地落来。那样光灿的一个午后,都无法驱走恐惧的阴暗。

还得继续等待。
他在偌大的医院里走着,进了几次厕所,终于等到了约定的时间。
但诊房里没啥动静,他两度推开房门,医生的位子还是空着。
焦虑又在他心里浮浮沉沉着,而且越来越浓。
他突然发现,时间原来可以变成杀手。
他又推开门,医生总算在了。但是一句“报告还未出来,你再耐心等待一下。”把他给击败了。
不过是个“审判”,竟然可以如斯伤人。
时间就是那样喜欢唬弄人。
当你短缺时,它飞逝如箭,一旦你坐看它的步伐时,它又杵在某处不肯移动。
漫长的等待何止是煎熬,他就快挺不住了,有了一走了之的念头。
门开了,医生唤着他的名字。
他迎向前,结果如何,都得面对。他只想快一分钟离开这里。
“正常,potassium并不高。你再等会,我给你开药。”医生温温笑着,又加了一句“不好意思,让你等那么久。”
他吁了一口气,再次坐回椅子上,看了看壁钟,才知道此番花了五个小时。 

回程中,他才想起忘了跟医生道谢。或许,是疲累得不行了。

出题?咪搞我!

我不喜欢出考题,偏偏被叫去出题。
而且还是华语考题。
华语考题不是很难出,难就难在要有深度和难度。

“我们要拟出容易让学生答错的选择。”A老师强调着,她几乎把词典翻烂了。
“要出就得出有水准的题目,市面上的那些模拟题真烂。”B老师托了托眼镜,有点不屑地说。
“太直接的题目不能要!“C老师斩钉截铁地提出看法。
“林老师您呢?您有什么意见?”D老师见我傻傻地呆坐着,问道。
倒!我还真不懂得如何回应。
我只晓得微笑。是的,笑,微微笑。

然后,大家就分工合作了。
ABCD 老师的认真和敬业态度,我PF得不得了。
更多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这题,还得改一改。或是--这样,会不会不够挑战性?
几乎做到滴水不漏。
呜,我想起了那些将要作答的学生,一定很惨,好可怜。

最终,数学科学及国英语组的都拟好题了。我真羡慕他们,他们干得很开心,圆桌上不时传来笑声,仿佛是来度假似的。
我们这里还在埋头苦干。我不时逮机会上厕所,或喝茶时间拖久一点才进来。不这样,我都快崩溃了。
感谢老天爷,我们也总算完成了任务。

“看来我们这几套题目,应该可以媲美UPSR的考题了。”A老师开心得很,很像打了一场胜仗似的。
“至少比市面上的有水准!” B老师自傲地说。 
“咱们这是慢工出细货,没错吧?” C老师还真懂得自圆其说。
“感谢诸位老师,我们合作十分愉快。希望明年我们能再聚一堂,共同出题。” 组长D老师整理好桌上的文件,笑容可掬地宣布出题圆满结束。

“等等……第15题的D项选择好像还少一个字,我们得再想想看,让选项齐整一些。 ” A老师又发现了“新大陆”。

拜托~~~~明年别预我了!我们到底是要出题检定学生的学习程度,还是处心积虑地想把学生考倒呢?

陷阱

我想夺门而出,但Kevin还是快了一步。他孔武有力,像头雄狮环抱着我,而我只不过是只小白兔。更要命的,他从身后顶着我,灵活的舌尖像一尾灵蛇,在我耳瓣游走。我感受到他的壮硕,一股热度徐徐进入我的灵魂,将我的理智一口一口的吞噬。

心里有个声音在萦绕着--这不是你所想要的吗?这不是你所想要的吗?

我渐渐融化在Kevin那温热的气息当中了。Kevin努力地为我输送快乐,我仿佛就快从从云端坠落,依稀听到Kevin反复唤着我的名字。

只记得后来我们相拥入睡,我抱着Kevin健壮的身体,像抱着勃发的幸福一样。

醒来时,我才知道我抱的是一场空。Kevin消失了,我意识到了怎么一回事。 钱包里的钱当然没了,就连我那件内裤也不翼而飞了。

我颓丧地离开了酒店。晚间对着电视发呆时,桌上的手机叫嚣着。是组陌生号码的信息,我按落一看--

Boyboy, 你的钱我取走了,暂时借用着。你的性感小内裤我现在穿着呢!还有,你是我第101位bf。  
悄悄告诉你,我患上了爱滋………………..                                        
                
 from:  Kevin

我一阵昏眩,这一回,真的是从山顶往深渊坠落了。

相关新闻: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1/03/10/103.html

后记:

看了这则新闻,心里为受害者难过,也为他们勇敢地站出来举报欣慰。面子书上有网友说会被长得那么丑的骗子得手,似乎有点笨。个人觉得这么说不太厚道。

~跃~

老乡没有高楼,但是老乡还有报纸。

报纸一摊开,老是坠楼的新闻。突然Andy觉得这些消息会传染,会扩散,类似H1N1那般。

天边的云压得很低很低的,仿佛快支撑不住了。Andy死死地望着大河里摇晃不已的水波,再多的不甘心也抵不过穷途潦倒。当生活失去了勇气时,一切就如河水般那么混浊,看不到未来。

老乡没有高楼,但是老乡还有河流。

幽幽河水用她柔软的语调呼唤,你可千万别盯着她瞧。只是没人这么告诫过Andy。Andy跨不过一道关卡,就剩下纵身一跃的戏码了。

“这么帅的一个人,怎么会…………"
“这么好的一份职业,怎么会………."
“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会那样,可惜了………"

Andy没能再听到咖啡店里闲人的对白。老乡的一切,原本就离他很远,一直未曾亲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