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独自喝下遗憾


这款孤绝像浪潮汹涌,又像从早下到晚的雨,吞噬我的阳光。



庆走了,在我来不及探望他的当儿。听朋友说着他之前的状况,我不忍,静静地把悲恸埋藏起来。生命被握在病魔的掌心时,脆弱如纸,还得被折磨一番才被撕裂。



那个上午,我特意跑一趟咖啡店。结果只看到送殡的人群,在大马路上。那里边没有我。庆如果知道了,该不会责怪。



我还是叫了杯奶茶,独自喝下遗憾。



向来我百无禁忌,但此番我退缩了。连番的栽跟头,恨时运不济吗,还是乖乖归顺在宿命的余威吧。



原谅我,庆。你那和风般的模样和个性,会一直活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