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民丹(2) 江边的风

之二江边的风

 



你可曾到过民丹?是涉水而来吧!默默驻守在江边的渡头,你看了多少眼呢?

即使是这里的人,我想也不曾用心灵去想像它的沧桑。有多少人会在这古老的江畔望水饮风,坐享一个晨早或黄昏的澄静?

偶尔我去了,习惯性地只携带自己,以及一枚沉浮不定的心。

而我的朋友最近不晓得从哪来的灵感,写了一首词叫我谱曲。我接过他的创作,不禁哼起曲调来了。

“江边的风,画花江水。。。”他开首这么写着。我以为,这条悠悠浩浩的拉让江,已触动了他内心底诗情。词里边一遍遍重复说--是否我应该保留?

我倒鲜少那么自问。生活言谈间,我办不好要跟他人深谈,不过所有的悲喜都从笔尖下赤裸地涌泄。对于爱憎,我一向十分执著,总觉得有所保留便有所痛苦。当然我没给朋友任何意见,他应是那种善于选择的人,更何况,这可能就是一首歌而已。

江边的风情倒也引我深思。那千顷烟波,被风撩得苍老了。我总爱选一处较少人来往交错的地方,或坐或立,读江的心事,想自己的过去未来。停泊在这渡头的小舟或汽艇少得很,使我想起这世上到底是否真有所谓的避风港?我清楚的是,时限一旦落临,所有舟子总会驶出港湾,去承受江湖上再多再猛的风雨。

常常,风儿在江边来回蹀踱。倘若日子是一首歌,风就该是一小截醉人的过门。站在渡头观景,或坐守一隅独自沉思的人儿,哪个会忍心拒绝江风温柔的爱抚呢?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像风,像一阵过山风,总是无缘长久驻守一个据点,总是要吹向那无尽的征程。

算算,近四年了,我在这民风淳朴的小城,眨眼竟度过无数个长夜。这些年来,读江读多少遍,饮风饮多少回,已不重要。对这块土地,这片江涛,这些人事,却也植下了几许情感。此厢是有许多欠缺,但它的宁静、安稳、淡泊,倒叫我十分钟情。

想我继续飘泊的日子将无法停止,不过我还是决定自这座小城隐逸起身影。如风者的行踪哪会寸步不移呢?飘忽不定呐,早已是我从年少走到此番的重头戏。日后不管掉落在哪一个角落,但愿我不会再再回首。太多的缅怀只徒增伤感而已。

由始至终,我对于民丹的情愫,说得上问心无愧了。喜欢与否,谈不谈应该有所保留都无所谓。我想说的是,拉让江的水将长流我心扉,拉让江的风将长暖我胸口。而我对民丹的这一抹天空从来没有过怨恨。四年了,我在这里搜集了很多快乐。

只要以坦然面对一切,生活原本就是细水长流。其实不少事物,用心点去观察,去思索,释然就是最终最美的答案。

真的,如果你愿意驻足,每一座城镇,每一个驿站,都潜藏着魅力。

当然,民丹也不例外。

情系民丹


之一:  一切从零开始


六月初的民丹,仿佛即将沸腾了。


是一个个飞白的排球,是一声声急促的重扣,把整座小城给擦热起来。


我总以为,只有球季、庆典及文娱表演才能使它喧哗又有生气,平日的民丹是静谧得叫人甘于平淡的。


六月四日那天晚上,不晓得从哪儿涌注的人潮,一波波一列列,全急着要窜进一扇窄窄的入口。


整座雨盖篮球场都挤满了人。数千颗热腾腾的心,都在等待着龙争虎斗的开始,也多在盼望主队能力保冠军的宝座。


先前频频传来的捷报一再振奋这厢的居民。难关,都一一闯过了,每一场对垒都创下辉煌的战绩,三比零啊,看情形要攻无不摧了。而我边看边想,太顺利的过程背面,是否藏有更艰巨的考验。


而本地球员看来都信心十足。毕竟这趟征程无风无浪,且又佔尽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啊。素日不辞劳辛的苦练,等待的就是这么一个时刻。而他们,已接近胜利的边沿,只要再闯过今晚一战,蝉联冠军之梦,即可成真哪!


哨声一吹,大家严阵以待。球赛进行了,观众的心给悬挂在半空中。主队先声夺人,一开始便领先数分。掌声、欢呼声都快要把赛场给淹没了。这样看来,民丹怎能不沸腾呢?


场内的气氛蓦地冷却下来。只见对手扎稳阵脚之后,便发挥出较佳的水平。不论扣球,轻放、接发球,得心又应手,加上主队球员屡次发球出界,分数逐渐拉远。


然而观众并不气馁,继续吆喝鼓掌以提高主队的士气。好几次眼看着就要迎头赶上了,却遭对手高昂的斗志和精湛的球技给镇压下来。


先是女队力追不果,接着男队也失利了。殷殷的期望,放空了。我坐在高处,望着四下一张张的脸,几乎全写着失望,还有懊恼。我多想让这场比赛的结局叫更多的人欢欣,甚至叫嚣。偏偏,事郁愿违。


我打过球,带过队,失败的心情最是难受,我也曾深深体悟过。然而除了接受,恐怕没有其他再好的办法了。


退一步想想也全非不好。与球赛攀上关系的人,都会明白世上没有屹立不倒的冠军。平心而论,这一回民丹队在主场失利,主要是因为对手的整体实力较强,而主队临场发挥不佳,加上初赛至半决赛打得太顺利,以及“夺标难,卫冕更难”的心理包袱撵不开所造成的。


如今曾经炽热的心绪经已渐渐平息,在接受失败后找出个中原因,并力求改进,还是能够拼出一片春天来的。胜负已成过去,寄语各省教练及球员,请继续努力,一切从零开始!


 


后话:我初次离开学院门槛出来教书,就被派到砂劳越。那时多么怔忡不安啊。朋友还笑我被放逐到一个叫野兽(Binatang)的地方。到了那里,我才知道除了想家,一切都很棒。民那丹已被改为民丹(Bintangor)了。我喜欢民丹的天空,很空旷,很干净。我喜欢我的学生,他们纯朴,可塑性高。我还喜欢拉让江畔的水声悠悠。那阵子除了教书,很勤力写作,这个系列,就是孤寂时的产物。多少年过去了,我依然想念民丹的一切,就是没有再回去过,也许,那些美丽和温馨的片断,放在记忆里才是最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