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童诗)


 小河
 
小河静静地
盛满了清澈的水
让我去游
 
 小河悄悄地
喂养了可爱的鱼儿
请我去捉
 
 小河默默地
种植了美丽的荷花
引我去采
 



我从小河那里
收集了一个又一个的快乐


爸爸却说
小河把危险隐藏起来
要我千万别碰
 

岁末踮起的秋凉


岁末时季,雨量多了,天空恒常把云絮压得很低很低,几乎就贴在树梢头。渐凉了的热带天气,似乎有点忧郁,我总是在想,秋意大抵是这番风情吧。


两个月的长假也快走完了,间中除了去都城两趟,就一个人蛰伏在老乡。原先计划多时的中国行,应该只剩下想望而已。我是个害怕许诺的家伙,常常会因为无法兑现而不安。那茫茫人生闪现一时的美丽梦想,已然渐行沉淀落来。真的无法想像一旦见了面会是怎样的一种状况。这个岁末我更加清楚,有些情愫需要按捺。


平日是过着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活,很多人都有加注了一个美丽的说法--人在江湖。如今总算可以松懈下来,并渐渐习惯纵容自己。房子里的杂物太多了,我怎么收拾怎么丢弃依然没啥建树。就连那些泛黄的照片,都不舍得拿掉。前阵子忙碌的时候,这栋房子几乎成了狗窝。当时我想,反正没几个人会来找我,只要我要的东西找得出来也就行了。懒是一个心态,忙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身心都疲累的关系。


这些日子,我放任自己观赏电视。数十个频道,真的不愁没有精彩的节目。早上充满期待的看姚明在篮球场上拼搏,午间看剧情片,晚上十点追新闻,凌晨观政治辩论,或充满激情的足球直播。很多时候是看了睡,醒了又看。最大的好处是不必想得太多。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会莫名的胡思乱想的。于是,沙发成了我的床,那些铺在房间里的床褥,一定很眷恋我的体温吧。


朋友望着我买的青菜和配料时,一阵狂笑。有个开咖啡店的还调侃说再这样下去他要关店了。我早餐还是出去吃的,总得露露面显示我还活着啊。难得我有一身好本领,再不练习恐怕就要荒废掉了,就像武功遭人废了一般。半个时辰吧,我就能作出一碟家乡小菜,然后独个儿品尝,饭是香的,菜肴味道也不错,送落喉肚时却是另一种滋味。




那叫寂寞。更多的时候我抽着烟想着寂寞是啥东西。偶尔被喋喋不休的壁虎叫声弄得郁闷时,我拿着长帚子把它们弄下来,然后一阵狂打。然而当气氛步入更静谧的时空时,我抽烟抽得更凶了。当然不少时候我习惯了窜进网海里,秋雁是第一选择,但是越发觉得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了。心里边有很多的声音想迸裂而出,脑子上有很多的语句纠缠跳跃着,就是无法穿透指间打出来。一季假日,我仿佛苍老到近乎痴呆了。


也许天气转凉了,连带我喜欢上火焰。在熊熊火光里,终究燃烧着一些希望吧。每每我烧着垃圾,眼神总是贪婪地盯在那一团火红,直到它慢慢变小,渐渐熄灭。不时还傻想说我的孤寂,以及工作人生事上的那些不如意,能付之一炬就该多好哇。




真的,天气变冷了,就连我的思维也变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