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梦



黑白是最原始的美丽
容易叫岁月倒流
流着温馨
流向昔往的每一处驿站


而我细细经营的想望
所谓梦
只荡着浅浅的蓝
像沉寂的海水
像无语的天空
独我泅游
倘佯


其实我恋栈绚烂的色彩
哪怕只是一抹彩虹
城里的艳抹裹不住苍白
老乡的淡泊守不了狂野
我却是丢失风向的那个人
看不见未来
找不回来时路


闭上眼
我和我的孤独
流放在一片郁郁的蓝
掉落的泪,逸失了的欢乐
我一遍遍搜寻
就仅剩一溪长长的空茫

晚安,good night & 早投


1



一夜雨。
出外吃晚餐,淋了一些雨,开始有点寒意了,在这岁月的尾巴。
没有了嘘寒问暖,感觉还好。
向来不也这样?学着重新慢慢习惯。


电脑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留言簿还是昨天的风景。
开始寻找一个熟悉的名字,不见了,也许消失了。
头开始重了起来。
伏案。
电话铃声想起,有些刺耳。
随意搭腔,不再慎重的考量,反正输了。
越发相信运气。
回房睡觉,看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10.00pm。
年轻的夜,厚重的倦。
晚安、good night、早投(广东话), 对着空气说话。


醒来,凌晨三点半。
等着看球。
开了电脑,查看昨天的帖子。
看见有人偷笑(感觉是幸灾乐祸),有人骂粗口(有点莫名其妙)。
滑稽。Funny。
不相信会继续输下去…………..



2


霉。
选择潮湿滋长、蔓延。到眉尖了。
这个字,可做每天都下雨解。
事实亦然。嘿嘿,十二月的天气。
霉恋上我了。
不行,得好好认识她。
顺手翻开词典查阅。
1 霉菌,种类繁多。有的能制造药品和做工业原料,有的能引起人或动植物的病害。
2 运气坏。如:倒霉。
难怪,是她了。
决定明儿把窗叶上的麻雀便便清除掉。
找个弹弓,找它们算帐去。
然而有些帐是没法算的。
譬如情债。
还好,我的户口挂零了。
赶明儿好好吃顿早餐。
带怡怡去。



3


good morning, 晨早,畜牲。
8点醒来。
抽烟。纯粹抽着,什么都没想了。
阳光很傲了,还拍着我的屁股。
花罗汉在鱼缸里投诉说有人虐待它。
呵。好几个月了。
没喂养它,水也不换。
心情懒了,骨头酥了。
等大爷我好心情,再理理你吧!
kao,它翘起小嘴,嘟囔着。
再嘟??当心把你红烧罗汉去!我瞪住那家伙。
嘿嘿,果不其然静静游到一边去。
转身照照镜子。
头发长了,乱了。
拿起剪刀,修着小胡子。
不喜欢刨,不喜欢刮。
只喜欢剪。
十七岁那年,曾经想过要捉起桌上的剪刀,一剪两断。
呵。冷笑了一声。
天气很好啊。
该出去了,窝在家里是窒息掉。
啊,几乎忘了刷牙。
还有穿裤子。
怡怡在等着了…………



4


坐啊。
怡怡坐。
唱啊。
我笑。唱什么?小薇?
怡怡点头。
今天的空气很香。
“有一位/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小薇/她有双/温柔的眼睛………..”
“喜欢吗?好听吗?”
怡怡点头,把头埋进我宽厚的胸膛。
都不想起来了。
也许眷恋着我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什么?香水味?你们别瞎猜了!
我从来不用香水。
我轻撩着怡怡细细柔柔的发梢。
有点黄。散发着牛奶般的味道。
呵。我想过要染发,戴耳环,留长发。想过的。
想想而已。
就不要学生笑倒,同事吓跑,上司病老。
怡怡喜欢用指间轻抚揩我的脸,当指头在我鼻边那颗痣逗留时,感觉特好。
一丝丝的甜蜜。
喝水吧!
我用水草管汲起一注水,放进怡怡的樱桃小嘴。
怡怡笑了,脸颊的小酒涡开成一朵美丽的花。
我凑上她的脸,吻了一下。
怡怡害羞了,勾着我的手,说去走走。
嗯。
我掏出钱,付账,都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
爱就是盲目的。我看不见别人的表情。
幸福啊,当我牵着怡怡的手,走在阳光下,走在很多的瞳眸里……….


快到家了,人也不多了。
我俯身抱起怡怡。
走了几步,再放下,怡怡飞奔入内。
跟我 say goodbye!
怡怡挥了挥手,依然笑得很灿亮。
这顿早餐吃得很开心。
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背后传来怡怡的声响。
“Bye-bye,干爹!”
像一阵清风,拂过我心田。
我终于裂开嘴笑了。



5


午餐没吃。
躲在窝里无聊顶透。
麻雀还是在外面开会,唧唧呱呱的。
壁虎躲在墙角冷笑。
蜘蛛的网织得更大了。
还是没心情打理。
由它们去吧!
头昏沉沉的,呵,脆弱如玻璃啊我,仅仅是那么几滴雨。


流连水区。久久不肯离去。
等着一个名字出现。
等到天黑了。
原来脆弱的不只是躯体,还有灵魂。
终于,出现了,她。
那时我在跟别人笑闹着。
QQ 传来的话语,尖锐,我几次打不下字。
针锋相对不是我的擅长。
可心里没谱了。


10点出去吃晚餐。
阿肥在店里边。
带我去看他冷藏的鱼虾。
一大堆。
其实我只想吃一碟炒面。
快捷。
清楚阿肥的性格,比我强。
聊着,谈的是建筑、农产………..
没喝酒。
我酒量不好,醉过一次。
那是在二度回到学院念书时,跟几个同学去的。
那时快毕业了,也快散了。
我有些兴奋,有些难过。
一口气喝了两大瓶。
全身燥热。
忘了是怎么回宿舍的。
躺在床上时,总感觉奥热不堪,爬起来想把风扇开到最大。
已经是最大了。
没有酒后话,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屋友讪讪地笑。
我若无其事,对曰:“kao,临别秋波,免费招待你们有何不妥?”
想起来好笑。
此刻笑不出来,不时望着墙上的时钟。
不知道她怎么了。
最近她熬夜了。老是不肯下线。
鱼虾上桌了。
鲜甜。要是旁边坐的是她,多好。
吃了两碗饭,大饭。
我不开心时就这样,胃口特好。


回家已经11点半了。
QQ上那个头像瞪大着眼睛,看我。
谈了一些。感觉她被我伤害了。
对不起。我爱你。
我第一次对她说了那三个字。
是害怕失去她?其实早清楚没资格说这些话。
只能添乱。
她说她已经不再相信。
后来,在聊天室里,她对着我,对着大家,说了许多话。
我看不下去,落跑了一次。
又被叫了回来。
看着她伤心,仿佛也看见了她的眼泪。
很想回应她,可是………..
头疼得紧,撑不下去,在电脑前伏案睡去了。
忘了对她说--晚安,good night, 早投。
忘了。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