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涛都会低语--写给sy


我蛰伏在“银河”(Sungai  Perak)下游区,这里荡着典型的蕉风椰雨风情。昂首,总会看见椰涛低语,它们说什么无从知晓,但打从幼时就对风过椰林的画面有着刻骨铭心的情愫。


我不习惯大城的熙攘纷扰,不喜欢那里的人声鼎沸,这些都是我驻守老乡的因素。过往,我经常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所以一路走来老是跌跌撞撞的,却因为相对投入而活得自在些。如今,我尝试反将自己一军,把复杂的东西弄简单些,结果却不尽人意。


我勇于面对孤寂,但有时候会害怕。我很介意青春日渐萎缩,却毫无办法不让华发丛生。去年的那场病痛,我体悟到的,竟然是存在和消失似乎是相等的,只是我心怀些许的不甘心。


后来渐渐释怀了,还放任自己去寻找快乐。其实快乐与否倒无所谓,但我找不到可以谈心的对象。跟朋友在一起都是吃吃喝喝,生活和工作让人累,看书谈文学根本不是一道菜。这样算简单对吧,可我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似的。因此我特别怀念在砂州的那截岁月,虽然家在遥远那一端,有乡思却闹不出病来。那时候啊,我活得自在,笑容也特别自然,写起文章也顺畅。


也不仅仅是心脏出了点问题,现在的我才感觉别扭。我还得为生活忙碌,为自己犯的过错付出代价。我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哪个人不是起起落落?说句真话,我不舍得让好朋友为我担心。因此暂时的沉默完全必要。河水混浊了总得沉淀一下,才会清澈,思绪如是。


我不照顾好自己,大概也没有人会主动跑来向我请缨,所以放心,我有必要善待自己,而且绝对会那么做。看那椰树都善于笑对风雨,我要做个好学生,认真效仿它们。

忧郁的影子散发忧郁的体味


不过一团黑
行自阴暗的街角
擦一焰火光
深深吮吸
白昼入侵的倦累
轻轻,吐成圈圈迷茫


忧郁的影子
散发忧郁的体味
与生俱来的痕
裂在胸口
锁在眉尖
摊在掌心


雨后的午夜有风
窃他一把温暖
影子行过孤独的那座桥
贪婪地张着眼睛
搜索万里寻一的可能
寂寞么,留给街灯
孤独么,饲养鸣虫
用着窜流忧郁的体味
追逐认可
以及莫名的亢奋


残废
留驻他的脑浆
原来忧郁的影子
只能散发忧郁的体味

凝重,将天空染成紫色


竟有黄花
开在羊肠小径中央

这条路
牵着我的魂
引我行落
望不见的尽端


原来海的律动

正隐密在丛林背后

我将赤裸归还给自然
暗地
将欢愉留给孤独

生命
终究需要套索的勇气


公园
总寄居着无限的寻觅

湖波粼粼一如往昔
凝重,将天空染成
紫色

两棵相互靠拢的树
坚守着
缺失余温的
一张空椅

激情让风吹不动
繁华
原来早已落尽



一弯月
在黑幕中垂挂病态
那是世俗的说法
毫无疑义

如果没有缺
造就不成圆的美满

而我的情欲
在缺憾时饱涨
在月圆时萎缩
屌得那么
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