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三月写个注脚


捉住三月的尾巴,给自己熨烫一丝温暖吧。


这时季,呼吸总是有些急促。一直不想提起的压力,关于生活的,关于健康的,关于经济的,加上工作上的,排山倒海似的挤压在我肩膀、胸膛。


却要装着不露痕迹。想想这是我的悲哀吧。很勇敢地告诉自己这一切终会过去。其实武装的勇敢,很多时候是不堪一击的。这道理我清楚。


书几乎不看了。看得多的反倒是电视。原因是不必想太多。看娱乐,偶尔也会大笑一阵。看体育,输赢把日子的涩排除掉了。看西片,除了被精彩的情节吸引,尚可学一两句外语。就是,不必想太多,远比看书写作轻松多了。


每个工作日,总是抵赖着光阴,最迟到校。教学是认真的,很少打折,成效却一般。这叫我耿耿于怀。其实我的身体不允许我恼怒,那样子很容易疲累,甚至会忘了按时吃药。结果是总在凌晨里醒来,再也合不上双眼了,然后极其无聊的玩起电脑游戏,直到天亮。


不晓得,这样子的迷茫会延续到什么时候。所谓人间有情,我依然极度怀疑。当我在死亡边沿走了一遭回来后,仿佛体悟了一些什么,又仿佛遗憾着一些什么。


这一大半年是空泛的白。我想我还在寻觅着一枝画笔,尝试为它填涂一些色彩。


 

渐行渐无歌


三十岁以后,日渐远离歌声满行囊的欢愉,以喉咙迸裂的言语,几乎全是低沉黯哑,唱歌的心情逸失得太快了,叫我心悸。



年少时代唱歌唱得最畅快。快乐和哀伤,都将它随着歌声歇放出来。那阵子显然不懂得汗颜,有“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气概,竟然敢在酬神戏上演之前的欢乐时光歌唱节目登台献唱 ( 其实是献丑 ),选的曲子还是难度颇高的“草原之夜”。幸亏还能把整首歌唱完,而且也没走音。村子里的人见阿盛勇气可嘉,都慷慨击掌喝彩。后来我还胆粗粗地参加学校里的歌唱比赛,共两次吧,有一回还是唱马来歌,结果都捧了奖杯回家。我天真的以为原来我是蛮唱得的,说不定有朝一日能成为一明歌星。


念高中时,渐渐抛离了对刘文正、费玉清的歌声的喜爱。姜育恒那把沧桑味十足的嗓音,使我迷恋不已。那当儿见阿顺自弹自唱的潇洒模样,羡煞了我。终于忍不住掏出所有的积蓄,到书店买了一把木吉他,日夜苦练,决心非要学会才肯罢休。母亲抗议说我吵死人,哥哥姐姐叫我自量一点,别虐待他们的耳朵。我只好跑到无人的林野,爬上树叮叮咚咚拨起弦琴,唱得风吹树枝摇,茅草也笑弯了腰,痛快极了。


后来我携带满满的怔忡,到遥远的南城受训,那枝木吉他被我紧抱在怀里,只因为我不忍将它弃置老家一隅偷偷饮泣。就这样,吉他和歌声,伴我走过许多个孤寂的日子。我常抱着老吉他,靠着白墙独自弹唱,唱完一首又一首( 不瞒你说,感觉像在开演唱会一般), 从
“让我飞吧”,“最后的温柔”,“夜空”到“天天天蓝”,“一样的月光”,常常唱到泪水在眼中打滚(呵,太落力表演了)。有时邻屋的刘奂会跑过来,我们合唱“请跟我来”、“邂逅”…………许多不快乐就这样被甩开了。


毕业后,我被派到砂州教书,刘奂留在他的老家,据说他有叫人“弄”才免却被“放逐”到一海阻隔的异乡。而我什么靠山也没,家境也不允许我那样做,只好坦然接受被放逐的事实。我是离家越来越远了,因为乡思,因为孤寂,歌越唱越悲。那时候我听王杰、潘美辰,经常躲在房里高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一场游戏一场梦”、“我想有个家”,感觉只有悲凉,才是我顶着的天空。


砂州的日子不如想像中的难过,相反的,我跟小瓜相处得十分融洽,他们的纯朴、、善良和勤勉,使我忘却了教学的艰辛,也减轻了我对老乡的依恋。我还结识了一群好友,四处寻找玩乐和相互扶持,他们使我消除了人世间是否尚有坦诚相对的疑虑。踏实的生活,催化了我创作的泉源。我勤于创作,还开始写起歌来。很长的那一段日子,我弹唱自己的曲子,那回荡在斗室里的音符和声音,正是最真实不过的心路历程。老胡见我如斯投入,手痒痒的写了一首词叫我谱曲。隔天当我唱出“江边的风,划花江水………”他频频说醉了醉了。


回归半岛后,日子再也回不去昔囊的平和。杂沓的生活,逼得我的步伐凌乱不堪。憾事一宗接一宗上演,让我掉失了引吭高歌的兴致。偶尔唱得出口的,不外是在课室里给小瓜上音乐课。唯一感到欣慰的是作了一些曲子与小瓜哼哼唱唱,目睹他们快乐兼满足地唱着跳跃的音符,多少感染些许欢欣。<


斯时已鲜少用吉他合奏了。总觉得电子琴键更能吸引他人。于是木吉他最终还是逃不脱被遗弃的命运。它也老迈了,断了一根弦,聋了一只耳(调弦器被敲断了)。它遭我丢进一个纸箱里,不止封尘,怕是蜘蛛也躲进其肚子里织网睡觉了。


而我的歌声,一如那支蒙尘的木吉他,再也展现不出激昂腾越的风情。卅岁之后,也许正如别人说的理性抬头,没能义无反顾地大唱特唱了。走过太多的山水风景,我反而唱不出鹰扬的歌声。就算是唱卡拉OK,一样感觉未能很好的控制那些音符。吐出来的声音,竟是有点空洞洞,似乎缺少了点什么,又说不上来。但我依旧期盼自己能存有激情。


渐行渐无歌,是我近来生活写照的复印拷贝,我能做的只有默认。或许来年此时,我会唱出一首动听的歌。呵,世事难料哪!一旦逮着了机会,心情逐渐平和时,我深信我还是有这个能耐的。

~悼~

二哥于昨夜离开这世界。

我一直都没去看他。

我们住得很近,但距离一直很遥远。有些事,我一直无法释怀。老家,仅仅剩余缺憾,我一直努力不去记起,也从来不跟人提起。

从昨夜到现今,胸口闷闷的,心情低低的,有点不知所措。

二哥,一路走好。

午夜过后,我们交换颓废


畏畏缩缩窜进那扇门
昏暗彩灯
闪烁阴暗人生
午夜过后我不买醉
都城的高温直线膨胀
收缩的是许多瞳眸



烟草的颓味善于弥漫
你的探索我的需求
高分贝音乐匿藏我们的节奏
舞姿比正常的更动容
灯红酒绿
助长放纵的气焰


午夜过后,我们相互激情
交换着颓废
交织互放温暖的快意
相对的陌生
营造深远的交流


宝贝,我们竭力拥抱
拥抱干涸的身躯拥抱龟裂的灵魂
苦酒一杯两口尝
让甜言萦绕耳际
快乐彼此制造
一起寄居在沦陷的城隅


午夜过后,我们交换颓废
无关风月,无爱恨
不算交易
久惦的冲动
原来可以这般排遣

这样好吗,我的宝贝


让我断绝情感的脐带
一如割破欲望的膨胀
这样好吗,我的宝贝



让我消失在你的版图
正如我远离家的桎梏
这样好吗,我的宝贝


针灸挽救不了我的病痛
夜里蛙鸣传不及方里
说是苟且偷生
虫儿笑我太悲情


南海据说驻扎太多灵魂
粼粼波光掩盖着呜咽
我在白昼豪迈
在天黑怯懦


不是话凄凉
生活的味道早已湿霉
渴望把你紧紧握拥怀里
释放积蓄经年的渴望
但是宝贝
我惊闻生命腐朽的气息


承诺是我熟悉的谎言
谁懂我如何小心翼翼
攀爬剃刀边沿
这样好吗,我的宝贝
青锋那么一闪
许我狠狠了断
夜夜连连拍岸的缠绵

不精彩的人生


2002世界杯近在眉睫
我的期待竟然失窃
总是把自己关在孤寂的牢笼
化成鱼,游走网络
像游走了魂魄



什么是爱?
记忆经已模糊
当感动没能响在心版时
我再也无法掉泪
无法
掏出深情经营一桩神话


不敢思索
关于人生的话题
我行落的是暗夜的边沿
很多的话就只能
喃喃自语
怕惊动了夜鸟
怕流言像流萤四下乱飞


人们说
勇气,是存在的依附
我独自跑到岸边
迎对一海汪洋
大声呐喊
深埋内心的压抑
大海不语,群山沉默
这不精彩的表白
依然被风打散


而我的忧虑
不消说
像小小的一朵酵母
逐渐膨胀
而我的爱
像时过晌午的牵牛
萎缩成干枯的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