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在凌晨的隙缝里

总是在凌晨的隙缝里,醒来。


是独居的后遗?还是睡不安宁的结果?


连鸣虫都歇息了,只有我在倾听自己的心跳。还是,按下遥控器吧,让些许画面和声音驱赶我的寂寞。


转换无数个电台,像转换无数个无聊般。只好到书房里抽出几本书,回房里窗前坐着。


翻着诗集,也许是最近生活陷于低潮,总感觉诗句很“隔”,我老是投不进去。


想写点东西,但文思像凝固的冰块,再也不听使唤。


这不会是老化的现象吧?


醒来,在凌晨的隙缝里,就再也无法合上眼了。

打分

给同事打分,是我最不喜欢,却又不能不做的苦差。


虽然每年只那么一回,但因为碍于颜面和形势,常要昧着良心调整分数,个中滋味真不好受。


唯有尽力做到不太离谱就好了。


这世上总有太多的不公允存在。说不在乎得失的,往往在结果揭晓后难以平伏。太在乎得失的,泰半要事与愿违。


给人打分,主观客观都好,都不是件乐事儿。


 

宁静致远

一直以来都很钟爱“宁静致远”这四个字。


朋友说我窝在老乡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几乎要不食人间烟火。


我图的仅仅的是宁静而已。城里人太多车太多诱惑太多,定力不足的我,肯定会迷失。但在老乡“安”度岁月,我多少有些不甘心。我想是不甘平淡,还有不甘寂寞。常常会想得很远,思绪胡乱飞飘。


于是明白,心要是不安份,在哪里都好,都不可能宁静致远。

单身温度

 


体温的走向是无法探知的
隔著一秒
冷冽可以吞噬热胀
城中乱舞的群鸦
胜过体温计的敏锐

那残存在床单的余温
总是暧昧地刺激我的欲望
日子如何散发霉味
无以计数
昨夜一场冷雨,走味的酒滴
依然湿透沈睡的呼吸

电视屏幕闪著银点
想来孤寂是无法靠转移消除的
放任的自由
驱散不了刺插胸肌的虚空
额头写著高温
但在冷漠钢林架构的都城
心凝结成冰点

或许,单身温度
经已颓在挤眉弄眼的霓虹


p/s  贴上一首诗,诗是旧的,但此刻的心情却依然如故。如果你还喜欢我的文字,可以去我的部落格看看,地址是  http://yeheishu.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