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鱼

“老师,您最近好像不再钓鱼了。”
“嗯,不钓了。”
“为什么呢?”
“鱼竿被人偷走了。”
“可惜啊!”
“可惜什么?”
“我喜欢看老师钓鱼的样子,现在看不到了。”
“噢,是什么样子的啊我?”
“专注啊!您说过上课时要专注,还说我老是静不下来。我看见您钓鱼时的样子,才明白专注是什么一回事。”
“呵呵,难怪你最近乖了一些。”
“没有啦。老师您可不可以再买过新的钓竿,继续钓鱼啊?”
“不想了。”
“为什么呀?”
“给鱼儿脱钩的时候,感觉有点残忍。还有啊,我是个念旧的人,那枝钓竿跟着我一些时日,像老朋友般,没了就好像没心情了。”
“我懂了。老师,我要回家吃饭了,再见!”
“再见。脚车骑慢点。”

过了几天,一个周日我打开校舍的大门,准备外出用餐时,猛然看见我那枝红色的钓竿倚在白墙,还勾着一张小纸条。
“老师,对不起,您再钩鱼吧!”
我认得是谁的字体,他还写错了一个字。
后来我把钓竿送给了他,还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
“给。别再把钓鱼写成钩鱼了。”

21 則迴響於《“钩”鱼

    • 我常上来遛达,不过确实很少发文了。
      偶尔会怀疑是不是药吃多了,文思也受堵了呢。要不今年怎么才发不到10篇文字。
      想我是林上的阳光,是应该常出来给大家晾晾温暖的。

      • 记住了,林上的阳光,常常晒太阳,皮肤晒黑一点就感觉健康,我就喜欢大大的太阳,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云,就觉得闲云野鹤的时候也蛮心安理得。

        • 我已经很黑了。逛街或上超市买东西时,经常被误认是马来人。有一次在邦咯岛买江鱼仔时,店里的老阿嫲看见我跟朋友讲话,直说我很厉害,华语讲得那么棒。我们都笑破肚皮了。我说--阿婆,我是华人呐。老啊嘛横竖不相信,还说我们骗她。
          还有,我独自在超市选购东西时,老不喜欢那些售货员紧紧跟随。有几次女售货员问我 nak cari apa,跟我说了一些马来话,我总是贼坏地等到最后说你们这里有没有卖XXX,然后就会看见售货员红着脸跟我说抱歉,以为我是马来人之类的话。最后我还加上“没关系,我都习惯了。”一句话。
          哎,哪里有得漂白啊,不如我不做太阳,当个皎洁白皙的月亮去吧。

    • 推薦理由:鼓勵大家創作寫寫,類似短小精悍的300字內閃小說,刻畫生活體悟及瞬間溫馨之類的小感動、小事情。喜歡林陽這篇隨意得來,真摯動人的小故事,看似簡短卻是隱含了許多內斂的能量,也許是真實發生在林楊生活裡的小細節吧?

  1. 很久没发文了,感谢给这篇文字推荐的人(哈,找不出是谁呢)。
    这篇文字酝酿了一些时日了,没有写“满”,为的是给读者一点想象空间。里边陈述的有一半是事实,另外的靠臆想和铺成,有没有小小说的味道,想想也无所谓。
    重要的是我又能写点东西了,尽管对目前的我是有点困难的事。:)

    • 我喜歡沒滿的文字所蘊藏的克制內斂,太詳盡則低估了讀者的想像力,半虛半實的臆想與鋪成,小說有時也帶有探尋意義及撫慰心靈的功效,更重要的是你又寫寫文了,且帶來了感動。

      沒關係,慢慢復原,我們會等待林陽 —— 林中的太陽。希望這個白色新頁面能給你發掘有別以往的心靈底蘊力量。

      老師,對不起,你再寫鉤魚吧!

      • 我偶尔还是会乖乖坐在书桌前拿起笔书写,只是搜索枯肠之后,常常无以为继,感觉有点不爽,但生活就是这么一码事,有太多的事不能强求。朋友说我太随性了,我就是学不会认认真真,克制自我的能力也不好。哈哈,有时我感觉自己像风一样,喜欢哪里,就一股脑往哪里吹着去了。

        • 就寫寫生活上的“無以為繼”這回事,最近我常想寫這個。灰黑白大概色調類似,我也總是太隨性,從不曾認真與強求,率性到有時像風有時像火到處亂刮到處蔓延…… 最近被說,太不懂得體面了。想想也汗顏……

          但就是隨性率性真性情,那就好,無需符合什麼世俗規範門面禮儀約束的~ 活得自在就好。隨意寫就好,我也總寫我滿腔憤怒,寫我所思慮,寫我所困惑種種~

    • 我潜水着呢。
      当教书不再纯粹是教学,还要被繁重的文书工作、接应不暇的活动牵绊时,经常很难静下心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感觉蛮累的,所以有点时间就选择喝茶看报,或网游,较少跟人互动了。
      看到这里的朋友依然如斯善待我,还真的有点愧疚。

  2. 林阳,有一阵子不是流行健康的古铜色吗?确实倘若太久没有执笔,文思会堵塞,不过你既然拿起笔,那也构不成理由了。我觉得林阳的优点就是太感性了(他们说文人就是因为多愁善感才有绵绵无尽的文章独凭栏),不过有自觉还是可观的,专注就是力量,你也要把持不要让生命持续哀伤。在我看来,你对学生还有一份关爱,那就对自己锻炼多一点,从而找到心中的火花,把生命认知传达给学生,那就功德无量了!

    • 放长假了,原以为可以好好歇息,却还有不少的事务需要打点。
      我的感性渐渐淡了。双亲离世的那当儿,我搁置着伤怀,努力办好他们的身后事。每一年的毕业典礼,少不了学生们泪流痛哭的场面,但我已经不会掉泪了,就忙着给他们递纸巾,拍拍肩膀或给他们一个拥抱。年岁递增总会让理性抬头,也会叫人把桀骜收敛起来。
      一旦化成文字书写,浑然天成的个性依然有迹可循的。

    • 你还好吗?
      给学生写钓鱼记时,总有几个会把钓鱼写成钩鱼,或把鱼钩写成鱼钓的。
      那阵子闷得慌,所以借垂钓排遣紊乱的心情。鱼竿被偷走后,我也不想再那么过了,能把多点心思放在工作上,或做些自己喜欢的事,说起来还得感谢那个拿走鱼竿的人。若非如此,这篇文字也写不出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