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蜜蜂嗡嗡嗡(上篇)

经过那两件事后,我下了一个奇怪的结论--蜜蜂专叮某种味道的人。
“什么味道呢?”小瓜问
“顽皮啊!”
“难怪楷沦和阿玮会……….”
“对呀,那你们还敢顽皮吗?”
小瓜你看我我看你,纷纷摇头。

还是先从楷沦红肿的手说起吧。
某天楷沦肿着右手来上学,一看就知道被蜜蜂 叮过。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哄好,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他终究还是去看医生了。
回来后,我让他吃药丸,他嘀咕着那么大粒怎么吃。那先吃小粒的吧。我叫一位女生拿了我的水杯去洗干净,到幼儿班跟Kak Linda要开水。开水拿来后,楷沦硬是不喝。无论我怎么劝,他就是不肯就范,还嫌我的杯子有异味。
结果我气炸了,把杯子往地上摔,然后狠狠训了一顿,说什么好心没好报之类的(现在想起来都好笑)。
小瓜们都受惊吓了。原来林老师发脾气时挺吓人的。
楷沦这家伙平日话很多,像蜜蜂嗡嗡嗡的还真烦人,还动不动就生气摆臭脸,一副人人都得让他的样子。如果我借此机会能让他收敛一下,也非坏事啊。
第二天他就跑来办公室跟我道歉。之后果真乖了许多,我虽然欣慰,但常想着我那时的举动是否过火了。

直到最近,我才了解他为什么不肯用我的杯子喝水。
当我鼓励他参加激励营时,他红着眼眶拒绝了,原因竟然是厕所很脏,他不能在那里冲凉。原来这家伙有洁癖。
回想当时他一脸委屈的模样,我才自觉那件事我处理得不好。我可以责骂他,晓之以理,但摔杯子就超过了。

后来又轮到阿玮被蜜蜂“吻”到了他的手……………..

(待续)

4 則迴響於《蜜蜂蜜蜂嗡嗡嗡(上篇)

    • wuchang兄,过去我教书较有热情,但往往放得过多,有时候收不回来。现在有了一点收放自如的感觉,但要完善的还很多。

      很多时候,小孩们就是一本本的书,从中也可以学习到不少东西,偶尔还会有所领悟呢!

  1. 我当时真被他气炸了。这小家伙脾气超级臭,我都忍让他很长时间了呀!总得想个法子挫挫他的骄气和小气。这事件过后他真的收敛了许多,也开始懂得跟别人sharing。如果我当时忍了下来,或许看不到他往好方面的改变。

    至于杯子,都洗干净了,应该算卫生了吧?就算去幼儿班借一个,还不是更多人用过的吗?人们参加酒宴时用的杯子,也不可能都是新的。

    当然,事后我有反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