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声

Vol  1

古早的声音,曾经那般让人魂牵梦萦。单纯的愉悦,是从这台机器流泻出来。没了,转眼这一疋美好也就消失掉在岁月的洪流里。

老了的回忆,原来可以践踏在足下。

 Vol  2
相片:《岁月留声》vol2</p>
<p>你不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树,特别是老树。大马路旁那棵老树轰然倒下时,我的情绪也跌落下来。<br />
在老树下摆了几十年的冰水档选择换位时,我仿佛可以听见老树的低泣。没有了底下的人气,它真的越发孤寂。

你不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树,特别是老树。大马路旁那棵老树轰然倒下时,我的情绪也跌落下来。
在老树下摆了几十年的冰水档选择换位时,我仿佛可以听见老树的低泣。没有了底下的人气,它真的越发孤寂。
Vol  3
少时爱攀上番石榴树,俯视清风吹过茅草堆掀起波浪。牛羊咩咩哞哞地唱起二重奏,煞是动听。

如今难得再见一根茅草了,牛羊已然框进教科书里。再次居高望远,望见的只是无止境的惘然。

Vol 4

相片:《岁月留声》vol5</p>
<p>渐行渐远的是单纯的岁月。蓝天依旧是蓝天,云絮依旧载着许多愁,只是多了一些岁暮的苍凉。

渐行渐远的是单纯的岁月。
蓝天依旧是蓝天,云絮依旧载着许多愁,只是多了一些岁暮的苍凉。

Vol  5

相片:《岁月留声》vol6</p>
<p>一只蝶舍弃了香花蜜粉,飞到河边草穗歇息,看我垂钓来了。仿佛栖在上边非蝶,而是自己。

一只蝶儿舍弃了香花蜜粉,飞到河边草穗歇息,看我垂钓来了。
仿佛栖在上边的不是蝶,而是自己。

6 則迴響於《岁月留声

    • 钓鱼,始终让我感觉把自己的快乐建在鱼身上。
      以前我家先生的最爱娱乐就是钓鱼,天天被我念,鱼竿后来高挂了,没有要影响他的兴趣,只是把钓乐转了方向,后来就跟我去健山。

      • 好多人都说钓鱼不怎么好,也说了很好的原因。但鱼儿也有天敌,四脚蛇常出没,偶尔浮现的水獭更是鱼群的杀手。我把它们养在鱼池里,也还好吧。何况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为了排除郁闷,钓不钓到一点都无所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