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献礼落空了,你还能坚持吗?》

就差一步。
往往就是那么一步,成了一道过不去的坎。
李雪芮如是,李宗伟不也如此。
一个被异军突起的马琳逆转击垮。
一个被生龙活虎的谌龙神勇打败。

少了林丹的阻拦,李宗伟依然未能笑到最后。
世界冠军的梦碎了,国庆献礼也落空了。
宗伟的苦涩、心酸,可想而知。
是命,还是运,却道如何?

这场球,谌龙开局打得很稳,也很顺,一路领先。
宗伟苦苦追赶,拼尽全力,眼看快要追上了,却输在最后两三个球。
从初赛到半决赛,宗伟赢得轻松,套句话说就是顺风顺水,报章更是以狂风扫落叶来形容。
国人都在想—-是时候了,手到擒来,问题应该不大!
毕竟宗伟这半年来的表现和发挥可说是堪称完美的。

不过一个比赛受到的考验不大,一路轻骑过关,未必是件好事。
一旦面临巨大的挑战,又处在比数落后的困境时,往往就更加危急了。
这一战宗伟就是如此情况。
加上太想赢了,又没能取得领先的优势,心里压力骤然增加。
宗伟不是不奋战,第二局他从落后5、6个球拼至平手,甚至还领先过一分。很显然他倾尽全力了。他是一名斗士。

但是谌龙处变不惊,他成功地破解了宗伟的招数。他的实力原本就跟宗伟差不多,只不过今年来在大赛中发挥不稳定。
一旦他打出水准了,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
还有,汤杯失手后,有一股闷气憋在谌龙心胸。经过调整和训练之后,他渴望证明自己的价值。
此番打进决赛后,谌龙当然使劲放手一搏了。

终有一方喜,一方悲。
没有了最贵重的国庆献礼,我们只有遗憾,不留怨言。
多次倒在紧要关头,必有原因。
找出原由,再加以改善,也许机会会在某处等待着。
宗伟还想坚持吗?或还能坚持吗?
尤为关键。

 

会走路的小石子

补完习后,我大步踏出三年级课室。
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五枚白色小石子,伸着短短的小腿,慢慢走着。
“他们”看见了我,竟然吓得把脚缩回去,杵在走廊上,一动也不动。
在他们周围有不少的泥迹。
依我看,他们应该是是从花盆里爬出来的………..

上面是我的陈述。
学生还真配合,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敢情是把它当鬼故事来听了。
“怎么,有那么恐怖吗?”我笑说。
然后,我问班上的几位同学,我昨天看见你们的小弟来到学校,不会是其中一个拿出来放在走廊上的吧?
摇头,摇头,还是摇头。
谁那么勇敢,愿意提供线索啊?

“没事没事,我都知道没有人愿意告诉我真相的。”
“不知道小石子会不会生气了,到了午夜,伸出他们的脚,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去那个作弄他的小孩的家呢?…………"我放缓了声调,平静地说。
”或许小石子回到他的家花盆里时,就不会生气了!“
”哈哈,别怕啦你们。我是看你们个个都无精打采,逗逗你们的。来吧,我们继续上课!“

总算捱到了下课时间。当我步下楼梯时,竟然看见那五枚小石子,回归了本位,舒坦地躺在花盆里了。
是谁干的好事无所谓啦!很有可能是某人借故上厕所时把石子放回原位。
只要意识到之前那么做并不对,我还计较个什么呢?

好神啊,会走路的小石子,我都不晓得是怎么想出来的,嘿嘿嘿!

冷墙上的字迹

窗叶紧掩,阳光再是蛮横,也撞不进来。
故这面墙是冷的,终究还是冷的。
字迹何时爬上去停驻,我都记不住了。只晓得当初落笔的心情,满是怅惘。
如今再看、重读,感觉到有一股温热在散发。毕竟,愁来愁去,还不如让自己坠入梦乡。
然后睁眼,闻着鸟啼,开始一天的生活。
哪怕好的,坏的,至少存在。

会有那么一天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
我亲近着红树林
盯住小螃蟹横跨沼地
嗅吸咸咸的海风
让思绪远扬,像出海的渔船那样
我会在海岸边弹奏
我的蓝色阳光
那是一个隐秘的呼声
海鸟听不懂
我只要潮声的和音
吱吱作响的木桥,我走过
一直到最尾的那一截
浩瀚就在那里荡漾
我将思索,末路的真实模样
以及该怎么走
抑或,真的就不走了

漫步小诗

1《坚定》

大雨算什么
让我们头探得更高
更气宇轩昂
做个莽林里的
不倒翁
无视呱噪不已的蛙鸣
2 《守候》
这场雨落着热闹
哗啦啦演奏一首high歌
绿叶点头称好
青草手舞足蹈
只有我在
守候静止的休止符
3 《暗器》
所谓称誉
其实就是一枚锋芒暗器
以客套绵密包装
伺机
杀你一个措手不及
4 《心眼》
我忠实对待我的头颅
一如我的思绪忠实呼唤我
任谁爱谁爱了去
就算拍着捧着伪装着
也不过是风
灌不进我的心眼

永远的艾妮

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看见她告别尘世的消息。
心里咕咚了一下。
年少时,我坐巴士到四英里外的巴眼拿督中学念书。来来回回的路程中,马来司机总是让歌乐回荡着。
听着听着,就耳熟能详,也能跟着哼唱了。Sudirman,DJ Dave,Dahlan,khatijah Ibrahim,一个一个驻扎在我心房里。
当然还有她,Sharifah Aini。
最难忘的就是在天亮之前,我总能听见远处传来一首哀怨凄绝的歌曲—-猫头鹰(Burung pungguk)。不知道谁那么钟情她的嗓音,来回反复地播放她的歌辑。
我住的乡下,树林特别多,常会听到猫头鹰的叫声。有那么几回,莎丽花的那首歌响起时,正好有猫头鹰咕咕,咕咕地和着。我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总觉得自己好像就是猫头鹰那样,孤独且没人喜爱。
中二那年,学校的某学会举办马来曲歌唱比赛,还请来乐队伴奏。我胆粗粗地报了名,连极疼我的国语老师也吓了一跳。她说:Kiat,kamu sungguh berani……….
我也不是要证明什么。我知道我有一点点的音乐天分,跟着现场伴奏唱歌应该问题不大。我那时是纯粹对马来歌的喜爱,我想我可以唱好它。
我选的就是莎丽花的surat dari seberang和jatuh cinta。比赛结果宣布时,我着实吓了一跳。亚军耶!我这个念小学时常被马来老师处罚的家伙,竟然能因为唱马来歌让别人刮目相看。
后来想想,或许是我马来歌哼多了,对马来语也没以前那么抗拒了,加上中学的那位马来老师对我诸多包容和勉励,我的马来文是真的进步了。
我记得我还托班上的马来同学帮我买了一本马来歌书。里边的歌曲,我唱了一遍又一遍。不会唱的,我让马来同学唱给我听。
我特别喜欢莎丽花的歌声。不管歌曲有多难唱,她总是有办法把它唱得很棒。她的声线有一点点醇厚,咬字特别清晰,情感的掌控特别到位。
如今她走了,却留下那么多的好歌曲。我现在鲜少听和唱马来歌了,但一提到马来女歌星,她在我心里永远排在第一位。
安息吧,莎丽花,且把你那让人动容的歌声带到天堂去。

 

 

父亲

您不高,我也一样,但您用青春推动了一整车的椰果。
您的高度,比笔挺的椰树更高,在我心底与日增长。
消失了的您的身影,您的声音,泯泯灭灭,
始终不曾远离。

朋友在QQ上发了一辑让人看了特有感触的图文,我将它复制在下跟大家一起分享。——

  

幸福的味道

 

浑浑噩噩的,午睡了几个小时。醒来时天也黑了,竟以为又停电了。可风扇还在转着,还看得见电脑屏幕亮闪着光。待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听见有人在 唤我。听声音似乎是守卫叔叔,他把好吃的给我带来了,说是姐夫看我不在,交待他给我送来的。我道谢过后回房里打开纸袋,还好里边有张小字条,让我知道谁还会记得我这个破老师。两盒迷你小塔,还有我喜爱的蛋糕。我顺手取了香叶小塔一口吃下。 斑斓(pandan,俗称香草叶)那浓郁独特的香味和酥脆的塔皮太爽口了,说是口齿留香也不为过。

难得还有学生记得我。有人说我面恶心善,有人说我是超级大坏蛋,甚至更难听的标签也给我贴过了。我照旧教我的书,过我的生活。破老师就破老师吧!我知道问心无愧四个字也就行了。

这些小吃是用认真烘培出来的。我常教小瓜要认真读书、用心做事。现在我以前的学生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们做到了。这是我感到最窝心的。

谢谢你,秀洁。这手艺不输给蛋糕店的,这个我得肯定一下下。再来就是感激你的这一份心意。小塔吃在嘴里,甜而不腻,还有一股外面蛋糕店买不到的幸福与温馨。

教学手记之《苦肉计》

两个月流逝了,小瓜的表现不如预期的好。皮的更皮,叽喳的越爱说话了。遇见可以欺负的老师,他们不是没礼貌,就是不听话,几乎不把老师放在眼里。我有点恼,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只好使出了苦肉计。我说我好像不会教书了,他们让我觉得累。我计划换个班来教,真是那样的话,他们肯定更爽啦!不就更加自由了吗?自由啊,多好,可以尽情飞翔啦(我教过他们自由飞翔这首名曲)!

我让他们举手表态,结果迎来一张张有点不情愿的表情。没有人举手赞成,凯伦做状要举,但还是把手垂下了。我说勇敢点吧凯伦,我等着呢!同学也不让他举。我笑了,我还不了解他的个性吗?

其实,他们也非一无是处。上个星期我们搭好小小戏台后,隔天他们就向我报告已经做好了不少动物纸偶,准备开演了。高效率啊,高得让我感到意外。还有我也发现他们开始懂得分享,不像过往那么自我了!

他们上我的课还不至于乱七八糟。可换了有的老师,又是另一番风景。个中缘由蛮复杂的,我能做的就是劝他们收敛一些。我言之凿凿地说真要换班尝鲜一下,并非蓄意投个惊吓给他们,而是想着就此点醒他们该试着认真投入学习和不能玩得太尽。他们绝大多数是聪慧的孩子,多少会理解我的用意。只是改变,尤其是变好,特别需要一个过程和时间。

许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就只好上演一幕苦肉计了!(倒,这么一来我可要变成“公公”了)

教学手记之《在乐声中挥洒色彩》

今天有填色比赛,小瓜专心一致地涂着颜色,更本无视我的存在。哎,我超龄了,参加不了。我无所事事,在课室里走来走去走到慌了。

突然看见键盘(keyboard)寂寞地站在角落,就对小瓜说,你们忙你们的,老师给你们弹几首歌。然后我们各自忙碌,偶尔弹到小瓜熟悉的歌曲。他们会跟着音乐哼几句。大家轻轻松松的,很舒服。

王老师刚好走过我们的窗前,打趣地说–哎哟,你们真幸福,还有音乐伴奏陪着你们上色呢!结果小瓜们提早完成比赛。我看着有点时间,就随意填词作了一首歌,让他们唱唱跳跳的,补回周二因为假期而没能上的音乐课。

他们特喜欢这首歌,因为歌词第一句是--功课,不要给得太多,刚刚好就很好,谢谢你老师。哈哈,精心为他们写的歌词。

就这样,原来在乐声中挥洒色彩,蛮爽的!